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接受挑战吧!!4

  接受挑战吧之养成系统!(肆)

  

  ooc

  

  晓薛,忘羡、曦澄、聂瑶

  

  有友情客串的

  

  (头发那么好,卖了吧…四娃不用再裹遮羞布)

  

  游戏背景里有私设,不然就不好玩了(^ω^)

  

  蓝忘机也分不清楚,不过,蓝忘机将手提的东西全部打开,有锅瓢碗筷,镜子和一些奇奇怪怪的衣物。

  

  蓝曦臣看了一眼蓝忘机:“你用你砍的树木换的。”

  

  蓝忘机点头,蓝曦臣又道:“看这服饰,你应该被围了吧。”

  

  想到这个,蓝忘机皱了一下眉头,而蓝忘机背上的魏无羡探出头来,还穿着很可爱的小衣服,开心的咦咦唔唔起来,只是,蓝曦臣他们听不懂。

  

  晓星尘皱起眉头思考,上一世就是因为涉世未深,所以才被薛洋弄得那么惨,结果现在又入了一个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世界,还让薛洋以孩子的模样待在自己身边,是磨炼么?

  

  聂明玦则挑了一件白色T恤出来,看了看衣服,略嫌弃:“看着紧绷绷的,丑。”

  

  如果有npc在场的话,肯定会吐槽:你个接近2米的人挑了一件一米七几男孩子穿的,当然会觉得紧绷绷的啊!!

  

  蓝忘机这次出门其实有点被吓到了,想到了五六个老大妈们一直追着自己问要不要卖头发,说自己头发可值钱了,一定会卖得好价钱,直把蓝忘机追得使用了轻功才逃脱,还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拿了一样小东西给闪到了眼睛。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想也不要想的,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点点钱而将头发卖掉,再说了,他带去的木头貌似很受欢迎,要不然也不会换来那么多东西,所以,钱应该在这里不太重要。

  

  蓝曦臣看着蓝忘机的样子,劝蓝忘机好好休息,今天晚上就别去夜猎了,蓝忘机点头应允,告别晓星尘与聂明玦就提一份东西背着魏婴回小木屋了,还剩下一袋留着。

  

  在晓星尘怀里的薛洋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变故,不过看着蓝忘机离开的背影,薛洋抓着晓星尘的领口越来越紧。

  

  晓星尘不是没有发现,只是懒得理而已,他能不计前嫌的养薛洋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如果从小养薛洋也能将薛洋养成恶人的话,那么不是薛洋天性如此,就是自己教养不周。

  

  如果薛洋长大后真的是恶人,那么这次晓星尘什么都不会问薛洋,而是直接果断的了结薛洋,不过晓星尘是不会傻乎乎的守着薛洋的尸体,想到这里,晓星尘又开始郁结了。

  

  聂明玦将T恤扔回蓝忘机提的口袋里,眼尖儿的瞥见里面有一件更小的金黄色衣物,聂明玦拿出来,是一件很乖的娃娃衣,刚刚好是给幼童穿的。

  

  底下还有很多一模一样的金黄色娃娃衣,看来应该是蓝忘机换来的,然后给他们也拿了一些来。

  

  金光瑶他们身上只有一块婴儿布,所以蓝忘机带来的这些东西很是入聂明玦三人的眼,拿了一两套就给自家儿子穿上,还别说,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三个娃娃穿着娃娃衣,还真是讨人喜爱得紧。

  

  当然,三个娃娃心里怎么想的三个大人当然不知道。

  

  薛洋:……无所谓ㅍ_ㅍ。

  

     金光瑶:……总比一块遮羞布好太多了( ̄ー ̄)。

  

  江澄:……为什么不是紫色!而是金黄!(╬◣д◢)。

  

  聂明玦大大咧咧的就当着蓝曦臣他们给金光瑶脱了遮羞布,然后给金光瑶穿上娃娃衣,薛洋一双眼睛直盯着金光瑶的小鸟看。

  

  金光瑶生无可恋脸。

  

  江澄不会做这种事情,不过也怕蓝曦臣和聂明玦一样。

  

  蓝曦臣当然不会这样,既然知道这具孩童的身体里面是江澄成年人的心,当然不会这样给江澄穿。

  

  蓝曦臣抱着江澄回了木屋,将江澄放床上,拿着娃娃衣不知道该怎么办。

  

  江澄歪了歪头,知道蓝曦臣的难处,抬手,因为太小不能说话,江澄只能以啊啊啊来表示。

  

  蓝曦臣看懂了,给江澄退去了遮羞布,然后给江澄套上娃娃衣,蓝曦臣看着江澄,温柔一笑:“江宗主,原来你小时候是如此可爱。”

  

  江澄在床上爬来爬去,并不理会蓝曦臣,也许是孩童的身体,江澄居然自玩自的了。

  

  蓝曦臣无奈一笑。

  

  晓星尘抱着薛洋拿着衣服进了房子,看了看手里的衣服,再看看薛洋,叹了一口气:“我晓星尘肯定是欠你的,不然怎么会这样子。”

  

  薛洋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晓星尘说的欠自己的倒不是真的,而是自己欠晓星尘的,所以现在来还债了,不过是用肉——体换而已。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