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念君73

  齐之侃看了一眼蹇宾,对着慕容离笑道:“谢谢,本将军知道下一个喜酒就是你与天权王的了。”
  
  执明将慕容离拉进怀里,微笑道:“那是自然,怎么说,本王也不能输给煎饼是不是。”说完这话时,执明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仲堃仪。
  
  仲堃仪心里有一万个cnm要说,都欺负他,他家的王正直有什么错?反正最后都能吃到的,也不差这一点时间。
  
  陵光有点不乐意了:“不行,得本王先来,执明哥得等本王先将公孙钤娶了再说。”
  
  执明白了一眼陵光:“光儿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误解,你那个叫嫁,不叫娶。”
  
  陵光那个气呦:“呦,娶人了不起呦!本王就嫁了,怎么滴。”
  
  蹇宾无奈笑笑,看着他们斗嘴,齐之侃轻笑着摇了摇头,孟章戳了一下公孙钤:“怎么样,爽吧!陵光哥可是没有拒绝嫁给你呢!。”
  
  公孙钤一脸宠溺的看着陵光:“不管王上是要臣入赘还是嫁给臣,臣都会一辈子疼爱他,倒是天枢王,虽然仲兄以前是那个德行,不过也是形势所逼,现在他可是一天天将心思都放在您身上呢!”
  
  孟章原本只是打闹一下,怎么就扯到他身上了?是不是仲堃仪和公孙钤有什么私情?孟章记得以前仲堃仪确定和公孙钤交情不浅,嗯……
  
  仲堃仪看着孟章眼神在他和公孙钤之间来回审视,有点吃不消,立马就说出了声:“王上,臣和公孙兄什么事情都没有。”
  
  啊啊!解释了,孟章如是想,解释就是掩饰,别过眼,不再看二人,仲堃仪扶额,陵光他们自然听见了,陵光疑惑的看着公孙钤:“什么叫你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们有过啥事情?”
  
  执明将头埋在慕容离肩窝里,看着他抖擞的肩膀,就知道他在笑。
  
  齐之侃和蹇宾对视一眼,便知道了一些东西,貌似,天璇天枢俩位大臣之间有基情。
  
  公孙钤扶额,他以前的确和仲堃仪交情不浅,不过貌似他和慕容离还有齐将军都是一样的,怎么感觉孟章的询问,让他自己都觉得他和仲堃仪之间有啥了。
  
  孟章冷哼一声,仲堃仪无奈,陵光疑惑的看着他们三人之间的哑谜,执明笑够了,抬起头,在慕容离耳边看着蹇宾说道:“今天晚上可是你的新婚之夜,我们可不能继续缠着你们了。”
  
  执明说话时热气吹在慕容离耳边,慕容离感觉身体有点软,站不住,还好执明搂着他,慕容离扭头瞪了执明一眼,无声询问,干嘛在他耳边说话,执明对着慕容离无害的笑笑。
  
  陵光听见执明的话乐呵着:“是呀,错过了佳玉良宵,煎饼哥可是会生气的,刚刚好,孤王也乏了,公孙钤,随孤王下去休息吧!”
  
  公孙钤点头,带着陵光走,陵光走之前,对着齐之侃邪恶一笑,齐之侃无动于衷,蹇宾无奈的摇头,执明和孟章之间交换了一下眼神。
  
  执明搂着慕容离,打着哈欠道:“本王也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要和阿离去进行深层次的灵魂交流。”
  
  慕容离面无表情,眼神却晦暗了下去,孟章拍了一下盯着慕容离的仲堃仪:“我们也走了,煎饼哥,恭喜。”
  
  仲堃仪跟在孟章身后,离开了宫殿后,仲堃仪才道:“刚刚慕容离好像不太高兴。”
  
  孟章停下脚步,抬头望天:“你瞎操个什么心,本王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慕容离关系那么好了,放心吧,执明哥,他很喜欢慕容离的。”
  
  仲堃仪对此倒是没有意见:“天权王喜欢慕容离这个事情全天下都知道,只是刚刚慕容离的表情却不是这样的啊!按道理,他应该是和齐将军一样流露出幸福的样子,可是他刚刚没有。”
  
  孟章皱眉,看了一眼仲堃仪,冷哼一声:“观察得真是仔细啊!。”
  
  仲堃仪愣了一下,孟章不理仲堃仪,继续慢悠悠的走着,仲堃仪回过神,小声道:“王上这是吃醋了?”
  
  随即仲堃仪几步追上孟章,一直对孟章笑脸相迎,孟章无奈的翻个大白眼。
  
  宫殿里现在只有蹇宾和齐之侃了,蹇宾牵上齐之侃的手,齐之侃抬头看着蹇宾,蹇宾对着齐之侃微笑,拉着齐之侃去了寝宫。
  

念君70

  陵光刚刚好下马车便看见了在典客署门外叙旧的执明和孟章,陵光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手搂一个,开怀大笑道:“执明,章儿,好久不见呐,想我没?”
  
  公孙无奈摇摇头,天璇丞相表示,他的王从来没有离开过天璇,怎么会跟天权王和天枢王那么亲密?感觉就像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般,
  
  孟章看着陵光和执明的服饰,委屈着:“我去,你们服装多好看呐!就我一身绿。”
  
  执明捧腹大笑,陵光围着孟章转,拍了一下孟章的小屁屁,仲堃仪看见想杀人的心都有了,陵光一脸坏笑:“章儿,你还真是嫩出水来了,仲堃仪这小子居然不上了你。”
  
  孟章黑了脸,仲堃仪表示,他也想啊!可是想到在现代看见的一些文,里面说这样是恋童癖,是变态,连小孩都不放过,仲堃仪表示心累,而且主要的是他的王勤政啊!几乎和他聊天的时间都没有,每天都批阅奏折。
  
  忽然,一个军队整整齐齐的走过来,将典客署围得水泄不通,一个英俊高大的年轻男子骑着白马出现在众人面前,来人一袭白衣,正是齐之侃,齐之侃下马给三王行了礼:“吾王说为了三王的安全,在三王居住的这段时间里,吾王也要来典客署住上一段时间,顺便跟三王叙叙旧。”
  
  陵光看着齐之侃,打趣道:“哇!齐将军明天就要被封为后的人了,可以乱跑的么?不是应该等着蹇宾哥去娶你么?”
  
  如果你以为齐之侃被这样打趣了之后是会脸红的人,那么你错了,齐之侃是谁?天玑的上将军,齐之侃嘴角上扬:“天璇王说笑了,明天本将军将会和吾王一起祭天,不用那些繁文缛节,祭天过后便是你们在天玑游玩的日子,放心,天玑没有人敢打三王的主意。”
  
  陵光吐舌略嘴,丞相差点和公孙一样来个,王上,礼不可废啊!更何况,怎能在他人面前如此嬉戏。
  
  慕容离轻笑一声,他们可不是白转世的,齐之侃的性格他们都知道个七七八八了,除了天玑王,别人是撩不起来的。
  
  蹇宾的声音从齐之侃身后传来:“光儿,休得胡闹,本王的小齐你也敢取闹?”
  
  齐之侃转身,看着蹇宾下马,执明轻歪头:“你们天玑人都是一身白么?”
  
  蹇宾走到齐之侃身边牵着齐之侃的手:“怎么,有意见?这天下,除了本王与小齐,谁敢配白衣?”
  
  孟章闷哼一声,都欺负他,蹇宾带着众人进了典客署,几人围着坐,这场面,很震撼,让四国的臣子都以为,他们的王的确很早就认识了,虽然他们不知道几位王是如何见的面。
  
  除了齐之侃外,所有人都围着一张圆桌坐着,这张桌子是蹇宾特意吩咐做的,按照现代的桌子一模一样,陵光看着齐之侃:“干嘛站着?一起啊!”
  
  蹇宾也拉了拉齐之侃的衣角示意齐之侃坐下来,齐之侃对着蹇宾温柔道:“王上,不碍事,臣站着好一点,毕竟四王都聚集在一起,该防的还是要防,臣再到典客署周围确认一下安全性。”
  
  公孙也打趣道:“在齐将军管理范围内,还有什么危险呢!而且经过最近我们四国频繁的联系,相信没有哪个胆子过大的人再打主意了。”
  
  执明忽然想到一些事情:“咦?我们屏蔽的不就是毓骁嘛?不过…唔,子煜他不会去遖宿的,他来的,是本王的天权,本王倒是希望子煜一辈子也不要来天权旅游体验风俗民情了。”
  
  慕容离眼神晦暗了一下,仲堃仪紧抿蠢,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蹇宾瞥了一眼众人:“应该不会来了,他会去遖宿,只有遖宿没有修建禁止入内的高大围墙。”
  
  执明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也是,毕竟我们都没有走以前的老路。”
  
  慕容离微不可察的往执明身上靠拢一点,如果是以前混吃等死的执明王也许不会注意到,毕竟他不敢想慕容离会主动依靠着他,不过在现代生活了那么久,很喜欢察言观色的他当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执明将手放在慕容离的细腰上,微微紧搂着慕容离,慕容离轻咬嘴唇,孟章看着这三对之间的暧昧气氛,有点不知所措。
  
  

念君60

  这边,齐之侃与公孙钤摸着摸着到了最后一扇黑色大门,公孙钤和齐之侃相互点点头,伸出手,贴在门上,闭眼感受着。
  
  而里面的千胜与墨阳早就在他们来之前就感受到了主人的来临,剑身充满着剑光,微微震动着,预示着公孙钤他们。
  
  齐之侃和公孙钤同时睁开眼睛,公孙钤拿出一连串的钥匙比对着,蹇宾与陵光相似一眼,跟着过去,他们看见了公孙钤想打开门的举动,便知道了他们应该感受到了,蹇宾挺好奇的,想看看齐之侃说的千胜。
  
  公孙钤终于打开了门,一眼便看见了充满剑光的四把剑,公孙钤和齐之侃奔到剑的面前,蹇宾与陵光进门时将门关上,就在齐之侃要拿剑时,蹇宾不知道怎么的,大叫一声:“小齐,别碰剑。”
  
  齐之侃手一顿,离千胜只有一厘米距离,公孙钤也疑惑的看着蹇宾,陵光也感受到了危险,这种危险从心里面恐惧着出来:“公孙钤,你也别动,过来,你们的剑很危险。”
  
  公孙钤和齐之侃疑惑,他们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蹇宾有一种只要齐之侃拿了剑之后便会看不见他的危险感觉,蹇宾看着齐之侃,齐之侃并没有要离开剑的打算,蹇宾心急如焚,忽然眼睛一闭,往地上到去,身边的陵光被蹇宾的举动弄吓了一跳。
  
  齐之侃看见蹇宾倒地,心里没有其他,一个箭步过去,稳稳接住了蹇宾,然后闭眼的蹇宾在齐之侃接住他之后,立马紧紧搂住齐之侃,不让齐之侃有逃脱的迹象。
  
  公孙钤也顾不得拿剑,来到陵光身边,看着这样的蹇宾,眼角一抽,很明显是故意的,陵光也满头黑线,亏他还以为蹇宾怎么了,原来是套路齐之侃。
  
  齐之侃感受到了蹇宾不安的情绪:“王上,怎么了?”
  
  蹇宾紧紧搂着齐之侃:“小齐,能不能不要剑了,我们回去吧!我总有一种感觉,你拿了剑就会离开了。”
  
  齐之侃微笑着安慰蹇宾:“王上,小齐不会离开你的,永永远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拿千胜是为了能更好的保护王上。”
  
  蹇宾将头在齐之侃脖颈蹭了蹭:“一定要用剑么?这个时代,剑已经被淘汰了。”
  
  公孙钤听着蹇宾的话语,细细思索了一下,走到墨阳面前,看着墨阳,手指碰了墨阳一下,陵光惊呼一声,蹇宾与齐之侃看着陵光的视线看向公孙钤,公孙钤转身看着陵光,齐之侃和蹇宾疑惑的看着陵光,并没有什么啊!为什么陵光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公孙钤也疑惑,陵光颤抖的指了指公孙钤,结巴道:“你你你,你在碰一下下那个剑,煎饼,好好看着。”
  
  公孙钤抿唇,手指又动了一下下墨阳,公孙钤并没有发现什么,扭头看着三人一模一样的惊讶表情,公孙钤咳咳一声:“怎么了?”
  
  齐之侃眨了眨眼道:“刚刚,是副相,你,摸了剑一下下之后,身形也闪过一下下你在天璇做副相的样子。”
  
  公孙钤皱眉,随即直接将剑拿了下来,并没有裘振说的那样取不下来,然后,公孙钤忽然发现貌似他变了Σ(ŎдŎ|||)ノノ公孙钤摸了摸他那肩膀上的孔雀羽,诶?公孙钤又摸了一下他身后的长发,这这这,不是他以前的模样么?
  
  陵光看着公孙钤一身古装的模样,倒吸一口气,真真是应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这回,陵光不在站中立了,而是真的相信了公孙钤的确是重生而来的。
  
  齐之侃也想拿千胜,奈何蹇宾紧搂着不放,齐之侃也没有办法:“王上,看见了吧!公孙都拿了,也没有出现什么事情。”
  
  蹇宾皱眉,就是不放,齐之侃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由蹇宾抱着,陵光小心翼翼地走到公孙钤面前,将公孙钤全身上下看了个遍:“没想到啊!公孙钤还真是古代美男子啊!啧啧啧,看看这身段。”
  
  陵光说了不过瘾,在公孙钤屁股上拍了一下,微笑道:“很是诱惑啊!”
  
  公孙钤被陵光拍了一下,耳根子红得很,差点脱口而出礼不可废,然后想到了什么!看着面前陵光的笑脸:“保证不会亏了王上,王上放心吧!”
  
  陵光一愣,没想到公孙钤居然会这样回答他,尴尬的笑了笑,对着依旧搂着齐之侃的蹇宾道:“煎饼,让嫂子拿了他的剑就走了吧,不知道启昆那个东西什么时候会回来。”
  
  蹇宾抿唇,看着齐之侃,然后放了齐之侃,不过还是拉着齐之侃的手,跟着齐之侃一起上前取剑,蹇宾恨恨的看着千胜,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摔一摔千胜。
  
  
  
  

念君59

  我真的写不来阴谋诡计(:з」∠)_
       

        五人在偌大的客厅静静的喝着茶水,公孙钤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公孙钤接了电话,另一边的仲堃仪翘着二郎腿,琥珀色的瞳孔盯着电脑微笑着:“公孙,想办法去你们那座别墅上的二楼,上面有东西,启昆帝的电脑也不过如此。”
  
  公孙钤皱眉,看了一眼蹇宾他们:“二楼么?好,不过,听你这语气,貌似,你和慕容不打算来?”
  
  仲堃仪眨了眨眼睛:“没有啊!只是让你们去看看而已,确定了再说,放心吧,只要我和慕容还没有去,启昆帝不会动你们的。”
  
  公孙钤嗯了一声,挂了电话,蹇宾搂着齐之侃轻声道:“怎么了?”
  
  公孙钤凝眉:“仲堃仪说二楼有好东西,让我们去看看。”
  
  裘振挑了挑眉:“你们不是居住在二楼么?”
  
  陵光看着裘振:“裘振,你不可能不知道,带我们去,好不好?”
  
  裘振抿唇,看着陵光,抚了抚眉心,从衣服里拿出一串钥匙扔给公孙钤:“二楼门很多,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你们一个一个试吧!”
  
  公孙钤拉着陵光站起身,对着裘振道了一声谢,往楼上走去,蹇宾和齐之侃跟着上楼,蹇宾忽然扭头看着裘振:“当初光儿很爱你。”
  
  裘振看着上楼的四人,微笑着,他当然知道陵光当初有多爱他,那是他自己没有珍惜而已,不过,裘振相信,公孙钤对于陵光的爱,一点也不逊于他。
  
  陵光从公孙钤手里将钥匙抢到手,打算一扇门一扇的打开,蹇宾无奈摇摇头,公孙钤抓住陵光要开门的钥匙:“王上,这样很危险,那么多扇门,如果开错了,有警报怎么办?先看看这些门的特征,再决定开哪扇门。”
  
  陵光翻了个大白眼,将钥匙又扔回公孙钤手里,哼的一声,齐之侃看着公孙钤:“我们用摸门感受,既然我们来了,剑一定会有反应的,你感受对面的,我感受这面的,这样一来就安全了。”
  
  蹇宾摸了摸下巴:“你们的剑有灵性?那么这样一来就好多了。”
  
  公孙钤和齐之侃对视一眼,继而一扇门一扇门的慢慢感受,陵光站在蹇宾身边,看着公孙钤俩人一扇门一扇门的摸过去,陵光嗤笑一声:“煎饼,我们是不是遇见了那种电影里面经常演的神神鬼鬼了,感觉像主角似的。”
  
  蹇宾目光一直追随齐之侃的身上:“看着小齐的神情,他们的确没有撒谎,我当初其实以为他们只是带着我们落入启昆的陷阱,可是他们却着急于一直找剑,说明了他们并没有骗我们,我实在是找不到他们骗我们的理由了。”
  
  陵光撩撩额前的头发:“理由?其实很多的,只是你已经不想找了,那个齐之侃你已经放不下了,你宁愿倾家荡产,也要他对不对,其实没有必要我们跟着他们一起的,只是,你怕他会被启昆捉住威胁你,所以你就跟着来了,反正,不管他落不落网,你可以为了他抛弃一切。”
  
  蹇宾瞥了一眼陵光,继续看着齐之侃:“你错了,天玑永远都是重要的,责任上无比重要,那是我们父亲他们传下来的,无论如何都是最重要的,我永远也不会用天玑做为交易,如果我们没有来,小齐他们落了网,我不会用天玑交易,一点点也不行。”
  
  陵光语重心长道:“所以你跟着他来了,如果落网,你们一起落,就是那种要死一起死对吧!既没有背叛天玑,又和心爱之人在一起,他在你心里已经占满了。”
  
  蹇宾挑了挑眉,微笑着:“是的,我不会拿天玑跟小齐在我心里的位置比,天玑重要是因为父辈,而小齐是一直在我心中最重要的,天玑是责任,所以我不会运用天玑的资源来换,大不了,跟着小齐就行,责任上有天玑,心里只有小齐。”
  
  陵光嘟了嘟嘴:“什么嘛!就算跟着齐之侃一起死也不拉天玑,你还真是天玑的好总裁啊!你死了,天玑也就废了。”
  
  蹇宾不以为然:“只要天玑不在我眼前灭了就行,如果我真的死了,天玑的以后就不是我的事情了,反正我在任期间,天玑运行的很好,不是么?”
  
  陵光耸耸肩,看着公孙钤的背面,抿唇不语。
  
  

念君58

  第二天一早,蹇宾优雅圣契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一手拿起茶杯慢慢细品着,陵光打了个哈欠,和公孙钤慢悠悠下了楼,在启昆的别墅里,虽然有些不喜欢,不过还是可以将就点的。
  
  陵光毫无形象的坐在沙发上,公孙钤虽然无奈,也只能随他去了,然后给陵光弄了杯茶,坐着后没有看见齐之侃,公孙钤看着蹇宾:“小齐将军呢?”
  
  蹇宾耸耸肩:“小齐还在睡觉。”
  
  公孙钤疑惑着,齐之侃不是那种嗜睡之人:“小齐将军不会是出事了吧?”
  
  蹇宾抬眸,看着公孙钤:“昨天晚上累狠了而已,没什么事。”
  
  然后便看见陵光将喝的茶水吐了出来,张大嘴道:“你吃到了那个凶巴巴的男孩子?”
  
  公孙钤就是再愚钝也知道陵光这句话的意思,说实话,除了慕容离身上坤泽的气息以外,发现齐之侃也是坤泽的时候,可把公孙钤吓坏了,他以为齐之侃是乾阳呢。
  
  蹇宾看着陵光的样子,不由得嫌弃的皱了皱眉:“什么叫凶巴巴的,光儿,你要记住,现在小齐可是你嫂子,礼貌点。”
  
  陵光对着蹇宾吐了吐舌:“知道了,毕竟他都是你的人了,不过你居然能攻下他,啧啧啧,厉害。”
  
  蹇宾对着陵光无奈的笑笑。
  
  陵光正想打趣一下蹇宾,抬眸却发现了裘振正往他们的方向走来,陵光微笑着的嘴角紧抿了起来,公孙钤也发现了,蹇宾抬眸看了一眼,随即继续喝茶。
  
  裘振来到陵光身边的沙发上稳坐,拾起茶几上的茶壶往陵光喝完的茶杯里继续添茶,裘振温柔道:“陵总。”
  
  陵光看着茶水,眼睛微眯,公孙钤却微笑着:“谢谢裘管家,陵总刚刚喝了一杯,现在恐怕不渴了。”
  
  “裘管家?嗤。”陵光以一种极为别扭的声音说着:“如今哪里还有什么裘管家,他现在可是启氏钧天集团启昆的爱人,哪里还需要做管家的道理。”
  
  裘振依旧微笑,只有眼底的哀伤出卖了他,公孙钤无奈摇摇头,对着裘振道:“裘管家,你应该知道那四把剑在哪里的吧?”
  
  蹇宾微眯眼睛,陵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公孙钤:“你疯了,没听见我说的话?他是启昆的人,他会告诉你?就是告诉了你,恐怕也是假的,引你入坑而已。”
  
  公孙钤看着炸毛的陵光,忍不住揉了揉陵光柔顺的头发:“王上,臣虽然不喜欢为他人做嫁衣,不过你应该要相信裘管家,他可是护了你两世的人。”
  
  裘振听见公孙钤的话,什么鬼鬼神神的东西他差不多已经信了,更何况,他没有遇见陵光他们时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名字,并不是因为他们是A市的操控者,而是昨天他给公孙钤的那本书上有写。
  
  陵光微微低头,不是想着公孙钤说的话,而是公孙钤温柔的揉着他的头发,让他心里有那么一丝丝悸动,温柔的人果然很可怕,陵光心里吐槽着。
  
  裘振看着钤光二人的互动,没有嫉妒愤恨,而是心安,陵光是值得被爱的,虽然有时候任性了点,不过交给公孙钤,裘振是放心的。
  
  此时,齐之侃慢慢从楼上下来,便看见了四人之间奇怪的气氛,裘振齐之侃是知道的,上一次看着来接公孙钤的就是他。
  
  蹇宾看见齐之侃,立马上前搂着齐之侃,将齐之侃慢慢引到沙发上坐着,齐之侃坐着后,陵光对着齐之侃暧昧的眨眨眼。
  
  齐之侃立马脸上爆红,感觉陵光好像知道了些什么,公孙钤连忙制止陵光的调戏,不过公孙钤也感慨,齐之侃都是一种酷酷的样子,有时候冷到骨子里,却不想在蹇宾身边就变温柔了,公孙钤感觉他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应该跟慕容离他们说说齐之侃现在的情况,肯定很好玩。
  
  蹇宾也瞪了一眼陵光,裘振看着四人无声的互动,微微一笑,对着公孙钤道:“我的确知道,只是,有一点启昆的确真的没有撒谎,四把剑的确要四人同时拿起,不然取不走。”
  
  齐之侃抬头冷冷看着裘振:“为什么,如果取不走,你们是如何得到的。”
  
  裘振摇摇头,这个他就不知道了,毕竟那些剑出土时,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他只知道启昆有时候试图拿下的,可就是取不下来。

念君55

  蹇宾突然正色道:“那四把剑对你们很重要?重要到让我们扯进来也无所谓?看得出来,你对光儿的情很晦暗,不可能因为四把剑就这样置光儿于危险中。”
  
  公孙钤摇摇头:“没有,剑虽然重要,不过并没有吾王重要,而且现在,我也看清了,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剑能解决问题的了,不过我和小齐将军他们对于现代枪,是有一定的恐惧的,所以只是趁能拿到剑的时候,就来试试看。”
  
  蹇宾知道齐之侃的千胜,原来如此,蹇宾轻笑一声:“当初我们四个也打算收了R市的,不过,貌似有点困难,早就听说过启家一氏祖先挖到过宝贝,只是这个消息就像一阵风一样吹过,看来应该是你们的剑了,哼!越不要钱的东西,付出的代价越高,我就想看看,他能干什么。”
  
  公孙钤抽了抽眼角,他就知道蹇宾是故意的,虽然没有和蹇宾相处过,只是有幸得见他建国,那时候开始,公孙钤就知道蹇宾是帝王相里面最重的,也许是因为他的王那时候颓废,天枢王不得大权,天权王混吃等死。
  
  不过说来说去,以前的事,放在现在已经是过眼云烟,没有意义了除非他们回去了,不然根本就没有用,不过,回去?且不说他们是死了之后重生,更无法发明时光机,人类还没有发展到那个时候。
  
  蹇宾看了一眼公孙钤:“你们是学计算机的吧!那么你应该可以做个黑客,顺便查查你们的剑在不在这个别墅里,如果在更好,如果不在,就想其他办法,执明他们也快来了,也不知道这次,我们能不能赌赢,呵呵!四王一起出动,R市还真是厉害,不对,是启氏厉害,还是从他们老祖宗开始。”
  
  蹇宾说完,只身离开,留公孙钤一个人冥想。
  
  蹇宾上楼与裘振擦身而过,蹇宾桃花眼瞥了一眼,随即继续上楼,裘振紧抿唇,知道蹇宾的性子,也不用理会,然后便看见了公孙钤,裘振微微皱眉:“公孙钤,陵总呢?”
  
  公孙钤听见有人唤他,扭头便看见白衬衫搭黑裤的裘振,手里还拿着一本古老的书,诶?公孙钤起身,看着裘振:“裘管家?”
  
  虽然在车上已经听见了陵光的话,不过公孙钤还真是不敢相信,裘振真的是启昆帝的人,原本上辈子不是这样的。
  
  裘振熟悉的在别墅里给公孙钤冲了杯茶,对于公孙钤,裘振心里还是有膈应的,不过睡觉的这些时间,裘振已经想通了,陵光跟着公孙钤会比跟着他幸福,当初对公孙钤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可是后来却发现,公孙钤很聪明,而且优雅的气质也不是一般的大学生能做到的。
  
  裘振温柔到:“其实陵总对自己人很好,我不希望他在R市出现危险,当初是他在R市救的我,现在也应该让我为他做些什么了。”
  
  公孙钤不明白,只见裘振将手里的书扔到公孙钤面前:“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为什么出现在陵总他们身边的,不过我相信你们,这本书,上面记载了你们想要的东西,这也就是为什么启昆会知道你们剑的原因了。”
  
  公孙钤看了裘振一眼,拿起书,书不是很厚,和素描纸一样的大小,上面有每把剑的名称和故事?是的,故事,公孙钤眼角微抽。
  
  公孙钤翻到最后一页,看着上面的字,何处来何处去,公孙钤皱眉,慢慢将书合上,放在茶几上,看着裘振:“你…”
  
  公孙钤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对裘振,感觉压力太大,上辈子一直守在陵光身边,最后和陵光一起死,他公孙钤自认为对天璇,对陵光没有二心,可是裘振…公孙钤捏了捏眉心。
  
  裘振不是公孙钤,没有上辈子的记忆,看着公孙钤如今的样子,轻笑着:“怎么,不相信我?也对,毕竟我是启昆的人,连陵总也不相信我,更何况是你。”
  
  公孙钤摇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裘振:“谢谢,我相信你,因为你是个英雄,没有理由不相信,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吾王的得力助手。”
  
  裘振挑了挑眉,跟着启昆的日子里,他也知道一些东西,裘振微笑着,这个也是他为陵光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念君54

  仲堃仪正在使用电脑飞速的打着字,键盘敲得噼啪响,他正在潜入R市最高层防护中心,输入了无数没有用的破解密码后,终于解开了,仲堃仪脸上渐渐露出了微笑,拿着身边的手机,拨打电话给另一方的公孙钤。
  
  而坐着思考事情的公孙钤,被手机震动给拉回神,看着来电显示是仲堃仪,公孙钤用余光看了客厅周围,接道:“什么事?”
  
  仲堃仪轻笑着:“你们还真是厉害呀!这样都能落入敌方手中,按道理,有齐将军还有你在,你们应该会很安全的,怎么,故意去的?”
  
  公孙钤满脸黑线:“想多了,现如今,已经不是武力能解决事情的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仲堃仪语气忽然凝重起来:“如果不出意外,我们很快就会来了,你们先去R市溜达溜达,看看有什么防卫圈没,到时候如果两军交战,我们可以让他们继续打,我们则带着王上逃离。”
  
  公孙钤凝眉:“两军…你想用你那个徒弟骆铭?他可靠吗?这个事情,我不敢拿吾王的性命赌。”
  
  仲堃仪琥珀色的瞳孔看着电脑,凝声道:“公孙钤,你要想清楚,现在不是我与吾王掉落敌人手里,赌的是我,如果不是为了你们,我完全可以不管的,至于剑,可以用更好的方法,慕容离都没有动手,你们就先去了。”
  
  公孙钤皱眉,看了一眼将头枕在他腿上熟睡的陵光:“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并没有想到如今的世界会是这样的,是我多虑了,仲兄,只是希望你和慕容能再留一手,有个万全之策。”
  
  仲堃仪道:“话说,你们看见剑了吗?”
  
  公孙钤一愣:“没有。”
  
  仲堃仪拿着手机,满脸黑线:“公孙兄,你现在不止愚钝和笨,而是蠢。”
  
  公孙钤自知理亏,也不好反驳,仲堃仪思索了一下:“启昆帝?天下共主?他应该是有弱点的吧!不然以前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被你天璇王刺杀了。”
  
  对于过去的事情,公孙钤一点也不想说:“总之,你和慕容要小心点埋伏。”
  
  仲堃仪食指规律的敲打桌上上面:“这个你放心,我和慕容离会好好计策的。”
  
  公孙钤暗自道:“就你和慕容最不能相信。”
  
  仲堃仪(╯°Д°)╯︵┻━┻什么叫他和慕容离最不能相信,公孙钤到底有没有搞错,现在是他们落入敌方手里,不是他和慕容离好不好。
  
  仲堃仪捏了捏眉心:“如果可以,找找剑的位置,我在电脑上查了,启昆帝并没有隐秘的地方,只有他的别墅,我想,剑应该离你们很近。”
  
  公孙钤凝眉,嗯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他们四人已经在启昆帝的别墅做客,蹇宾从楼上下来,便看见一脸凝重的公孙钤,蹇宾走到公孙钤对面沙发上坐下:“怎么?”
  
  公孙钤看着蹇宾,并没有看见齐之侃,疑惑着:“小齐将军呢?”
  
  蹇宾挑了挑眉:“我强行让他休息了,光儿也睡觉了吧!不过也能猜到,我们四人中,只有光儿最懒了。”
  
  公孙钤微不可察的皱眉:“天玑王与吾王貌似关系很好,不对,你们四王关系都很好,还是只是为了A市的利益关系才好的?”
  
  蹇宾靠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胸前:“A市利益?算是吧!不过,我们四人除了章儿后来出国留学外,是一起长大的,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至于你们以前所遇见前世的我们,不管那时候我们多敌对,现在不是以前,没有必要在乎。”
  
  公孙钤低声道:“四王里,属天玑王最有国主相,若不是后来一些因素,说不定小齐将军已经为你平定我们了。”
  
  提到齐之侃,蹇宾略骄傲:“小齐当然是最厉害的,虽然小齐并没有说完全,不过我还是知道,关于慕容离,小齐多多少少还是隐瞒了些什么,不过现在我也不在乎了,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
  
  公孙钤是知道蹇宾他们之间的感情,果然人比人,气死人,蹇宾不管如何疑心病重,齐之侃依旧在他心里站有一定的位置,无人代替,公孙钤再想着他与陵光,摇了摇头。
  
  蹇宾看着公孙钤的样子,嗤笑了一声,他当然看得出公孙钤那点小心思。

         咳咳咳,原谅我,开学了,不过我会继续更的,谢谢大家支持
  
  

念君53

  执明抬眸:“子煜,你什么都不知道,阿离他,算了,说了你一个法医也不会相信的,输了以后会不会后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次如果不赌,以后我一定会后悔,而且,有蹇宾他们陪着我,输了也没有多大事情。”
  
  子煜颓废的跪坐在执明面前:“你们?居然是你们?那么明显的陷阱,你们居然傻不拉叽的往下跳?蹇宾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也陪着你胡闹,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们一起落网了,A市只能是他人的地盘了。”
  
  执明点头示意他知道,子煜也知道劝不了执明了,只能任由执明胡闹,反正他也劝不了不是么?连小王八都没有显示。
  
  而执明则是看着碎了的茶几,有些担忧慕容离的脚。
  
  此时,慕容离卧室正在争吵着,执明指着慕容离,怒目圆睁:“你居然叫子煜滚?这里可是本王的家。”
  
  慕容离只是看了一眼执明,:“不然呢?王上是想让我滚吗?”
  
  慕容黎抿唇,等着执明的回答,执明被慕容离弄得一愣,突然笑起来,不过看在慕容离(黎)眼里,是个很难看的笑容。
  
  执明停止了笑容:“慕容国主很厉害啊!在遖宿时,孕育了一个乾阳慕容黎,看来,那个什么遖宿王,很合你意呢!”
  
  慕容黎皱眉,他可没有对他那两个大小侄子有其他心思,这个话怎么得的?慕容离脸上没有表情,轻声道:“刚刚好,这不,合王上胃口,王上不也孕育了您这样一个坤泽嘛!”
  
  执明被慕容离怼得一愣:“你怎知本王是坤泽的?”
  
  慕容离抬眸,笑得阴险:“王上,旁边有个慕容黎,如果您推倒了他,就说明你不是,如果推不倒…”
  
  执明一张脸满是羞红,当初适应有另一个他的时候,没有想到那个傻明居然隐藏他原来性格时将他化成了坤泽,不过,想到那个时候,傻明也是有他的主意的,他那个时候需要被人保护。
  
  而且,他那个时候就应该知道了那个时候的慕容离已经幻化了乾阳一般的另一个慕容黎,傻明那个时候应该就想让慕容黎呵护他一直下去的吧!可是,后来都变样了,天权和瑶光,始终没有走下去。
  
  说来说去,现在的他,也是为了另一个慕容黎而生的,执明看开了,看了一眼身边的慕容黎,扭头转身离开慕容离卧室。
  
  慕容黎看着执明的背影:“为什么一定要揭他的伤疤呢?知不知道,你和王上一起隐藏时,我每天都面对一个冷冷的王上,我想替你弥补他,一直想对他好,可是,后来怎么都变了呢!”
  
  慕容离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我好不容易拉下的其他四国,没有想到在你这里报废了,那么明显的计谋,无非就是让你与王上互相残杀。”
  
  慕容黎看着慕容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哼,还不是因为仲堃仪,不过他还真是厉害啊!”
  
  仲堃仪!慕容离微笑着:“他啊!经过上次失去天枢王的疯狂,现在恐怕已经疯不起来了,或者,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嗜血,不过,现在的他啊!呵!”
  
  慕容黎皱着眉头:“慕容离,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很可怕,面上没有表情,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心里却一直策划,轻而易举的拿下四国,你就应该会知道,最后,你想保住的天权,也会和瑶光对上的。”
  
  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慕容离知道,可是他以为,他收了四国后,会和执明好好的,没有想到会有仲堃仪后来归隐的从中作梗,没有想到执明会遇见子煜,他就算在聪明,也不会知晓未来。
  
  慕容离叹气道:“那个时候,对于我来说,瑶光,高于一切,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能轻而易举拿回来的国家不去夺。”
  
  慕容黎一袭红衣,长发飘逸,与现代风格的卧室格格不入,慕容黎走到窗边:“也是,不过现在这样就很好了,没有国家,没有心机,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慕容离这床上轻哼一声:“想多了,没有心机?别忘了,公孙钤他们现如今正在R市受困,还有仲堃仪的门徒骆铭,为什么一定要我们四人去取剑?明明他们那里本来就是四人,可是对方却说是持剑之人,说明了,等的就是我们自投罗网。”
  
  

念君52

  执明眼神忽然露出了哀伤,除了那次他不想知道慕容黎想要的东西外,他一直用一张冷漠无情的面目示人,从来不会露出与傻明在慕容离离开之后的哀伤。
  
  可是,今天他示弱了,在他最恨的人面前露出来了弱态,慕容黎看见执明的样子,有些不忍,想张口安慰着执明,却不知道怎么说。
  
  执明则是自嘲:“原来是这样的吗?呵呵。”
  
  而楼下的慕容离则冷眼看着子煜,他很感激子煜在他离开执明时对执明的保护,不过,他可容不下趁虚而入的人。
  
  慕容离走到大厅中央,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不理会子煜,子煜做为执明的好友,大长腿一跨,坐在慕容离面前的沙发上,怒瞪着慕容离:“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当初看你长得文文静静的,没想到居然会干这种事情。”
  
  慕容离抬眸,冷声道:“我干了什么?”
  
  子煜手指着黑色大门:“那个不是你偷偷开的吗?你知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很贵重。”
  
  慕容离呼吸一窒,眼里满是怒气:“你进去过?”
  
  子煜得意的点点头:“当然,我可是执明的挚友。”
  
  慕容离一下子站起身,紧握着拳头,然后怒急攻心的一脚高高抬起,踩坏了面前的玄色水晶茶几,吓得子煜呆呆地坐在原地,他没有想到慕容离小小的个子,居然力气那么大,这可是水晶玻璃啊!
  
  楼上的慕容黎微微皱眉看着慕容离,而执明却担心子煜,不过,没有慕容黎在身上,慕容离的武力还是这样好的么?
  
  慕容离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吓呆了的子煜:“离开执明,他是我的。”
  
  子煜惊恐万分的眼睛目不斜视的看着慕容离:“你太危险了,绝不能放在执明身边。”
  
  呵!慕容离眼睛里满是讽刺:“危险?这些日子以来,我可是伤过执明一毫?如果不是你,怎么会有…”
  
  慕容离止住继续说下去,调理了一下心绪:“滚。”
  
  子煜虽然被慕容离吓到了,不过听见慕容离叫他滚,一股气冲上心头,指着慕容离怒骂道:“你TM有什么资格叫我滚?”
  
  楼上的执明也是气急了,要不是慕容黎拉着他,他动不了,真想下去…下去做什么?执明反应过来,打慕容离替子煜出气吗?他虽然不是傻明,可一定下不去手,执明紧抿嘴唇。
  
  此时,进去有一段时间的执明出来了,锁了大门后,转身便看见了气冲冲的慕容离和子煜,执明疑惑了一下,走到大厅前,看见地上分尸成两半的茶几:“怎么回事?”
  
  子煜看着执明,指着慕容离:“他是一个危险份子,看见没,这个玻璃是他打碎的,他那么…执明?”
  
  子煜愣神的看着听见慕容离打碎玻璃而上前一把握住的现象,执明紧张的握着慕容离手:“阿离,没事吧?你伤哪儿了?”
  
  慕容离不耐烦的抽回手:“不是用手打的,用脚踢的…啊!你干什么?”
  
  执明一把将慕容离仙女抱起来,紧张的盯着慕容离纤细的腿:“你傻啊?那个可是水晶玻璃。”然后对着子煜说道:“子煜,你快来看看,阿离的脚有没有事?”
  
  子煜呆呆道:“他叫我滚!”
  
  嗯?执明不明白,看着慕容离,慕容离推了一把执明,从执明怀里跳下来,愤怒的看着执明:“你到底,把我放在哪个位置?后门有什么我不能去看的,反而他能进去?”
  
  执明愣神,随后想到什么,解释道:“我以为你去休息了,所以没有带着你去,阿离,快让子煜看看你的脚。”
  
  慕容离转身上楼:“看着,我的脚没事,我不想看见他,他会让我们离心的。”
  
  执明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子煜走到执明身边:“他很危险,执明,别再这样下去了,你应该让他尽快离开。”
  
  执明瞥了一眼茶几,然后随性的坐在沙发上:“我刚刚去跟小王八说了,我要去赌一把,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不会后悔,小王八这次没有显示,说明了它也支持我的。”
  
  子煜疯狂道:“你疯了?如果输了怎么办?天权你不要了?如果输了,你以后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何必为了一个梦中人而这样执着呢?”

         新年快乐🎉🎉🎉🎉
  
  
  

念君51

  慕容离皱眉,而慕容黎挡在执明面前,看着另一个慕容离:“别听王上胡说,慕容,其实我很感谢你,因为你,我才认识王上的。”
  
  慕容离冷笑着:“看来上次一直盯着我们的就是你了,我说嘛!这么熟悉的感觉,原来就是我自己,呵!厉害了。”
  
  执明没有兴趣看着两个慕容横眉冷对,一个闪身,在俩人身边消失,慕容离紧皱眉头:“我带着记忆重生,没有丢失一丝一毫,你怎么会出现的?”
  
  慕容黎扭头:“你书读哪里去了,不知道双重人格么?你如此,王上也如此,不过你是在遖宿形成的,而王上…”
  
  慕容离思索了一下:“子煜死的那里?”
  
  慕容黎点头,慕容离忽然发现对不起执明,看着被打开锁的大门,感觉执明在里面,正想进去,慕容黎拉住了他:“别进了,王上会生气。”
  
  慕容离扭头看着长发飘飘,一袭红衣的他,有些不习惯,不过他可不想把这个事情说给齐之侃他们知道,慕容离皱眉,抽出手:“谢谢关心,不过王上不会对我生气的。”
  
  这时,帝王服的执明出来了,看着也要进去的慕容离:“你们俩人有完没完,慕容国主就那么想窥探执明的一切吗?”
  
  窥探?他和执明之间可不存在这个词,虽然面前的也是执明,不过慕容离对于执明的冷漠感到一丝伤心,不过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我和王上没有窥探一说。”
  
  慕容黎低头微笑了一下,果然,完完全全的慕容离比他后来的慕容还要厉害,毕竟,没有慕容离,就没有他慕容黎。
  
  执明听着慕容离的说法,冷笑一声:“你们俩人还真是奇特呢!本王和傻明是一黑一白,你们两个却不同,慕容离是完全的,而慕容黎也是完全的,这样的人也能双重人格?”
  
  慕容离皱眉:“王上不傻,只是赤子之心而已。”
  
  执明一愣,看着慕容离,这个是在天权真真实实的阿离,执明胸口有些闷,低声冷眼道:“如果有一天,他让你进去了,你再进吧!现在他还是不想让你知道,这样对你也是好的,A市的繁荣,需要四王。”
  
  慕容黎正想进入慕容离身体,慕容离扭头一瞪,被自己瞪还真是不好受,慕容离怒视慕容黎道:“你想干什么?”
  
  慕容黎满头黑线:“我一直这样进进出出的,你怕什么?”
  
  执明看着两个慕容别扭的样子,掩嘴一笑,慕容黎看着执明第一次在他面前这样开怀的笑,不由得愣了,慕容离则眯起了眼,看着俩人的样子,慕容离嘴角微微上扬。
  
  原来如此,慕容离知道了为什么会有两个执明和两个慕容了,不过慕容离又皱了眉头,原来他也有一颗乾阳的心,那么…
  
  慕容离一下子微笑了起来,他和执明果然是最配的,执明不理会慕容黎的呆愣,反而皱眉看着慕容离:“你笑什么?”
  
  慕容离高昂着头:“王上刚刚和我…额他说的话,我已经听见了,您爱子煜?如果您和子煜真的有如我与王上一般,我不会出现在这里。”
  
  慕容黎听见慕容离这么一说,心里莫名心安,而执明则紧紧抿唇,忽然执明和慕容黎立马消失不见,慕容离眨了眨眼,不明白怎么了。
  
  就在慕容离愣神间,子煜的声音出现在大厅里:“执明,在不在。”
  
  慕容离转身,看着身材高挑的子煜,也难怪另一个执明有错误的信息了,不过慕容离还是不爽,虽然他只是个坤泽,不过对于执明的占有欲还是很大的。
  
  子煜看见慕容离挑了挑眉,轻扭头,看着慕容离身后的大黑门被解开了,子煜以为是慕容离趁执明不在时偷偷解的,眼睛里露出凶光:“是你偷偷开的锁?”
  
  楼上的执明看着子煜,有些激动,不过被慕容黎紧紧拉着,执明有些惊讶慕容黎的手劲,居然挣不脱,慕容黎给执明浇了盆冷水:“您就算是下去,摸不着他,他也感受不了您。”
  
  执明看着下面的慕容离:“为什么他能看见我们?”
  
  慕容黎看着执明眼里对于子煜的爱意,一颗心闷痛着,冷冷道:“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除了慕容离和王上您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没有人能看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