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念君87

  ~黎执小番外~

  

  ~由于是黎执的主场,所以其他cp不打标签了~

  

  在执明他们消失之后,执明与慕容黎的魂体呈现了出来,执明皱着眉,剪了头发,回到了天权集团,主控着天权集团,甚至收了天玑天璇天枢。

  

  慕容黎也剪了头发,看着干净利落,先前的执明给了慕容离一个秘书的身份,所以现在的慕容黎很是容易的跟在了执明身边。

  

  执明没有辞掉慕容黎,是因为执明心里还是不舍,想借此机会,好好继续跟着慕容黎培养感情,毕竟,没有哪个乾是有勇气第二次分化的,而执明的分化本来就是因为慕容黎。

  

  如果现在执明真的辞掉慕容黎且永远也不见慕容黎,那是会让执明遗憾终身的事情,所以,执明在赌,这次,执明觉得,应该能赌赢,毕竟没有瑶光和其他麻烦事锁着慕容黎。

  

  慕容黎也了解,不过每次都只能看见执明冷若冰霜的表情,慕容黎还是希望执明能对着自己撒娇一下。

  

  执明收购了其他三个集团以后,忙得有点不可开交,慕容黎有时候都看不下去了,子煜有时候会调侃一下执明:“明明不是说好了,给毓骁嘛,怎么你自己收购了。”

  

  执明对着子煜微笑:“想了想,让你们过轻松一点,所以我兄弟的东西,我来接受吧。”

  

  子煜道:“执明,他们,死了么?”

  

  执明摇摇头,子煜不明白了:“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回来了?”

  

  执明道:“他们,现在,应该是很幸福的,你放心吧,子煜。”

  

  子煜倒也不是关心他们,只是子煜知道,执明与陵光他们从小就认识,如今他们撂下集团溜之大吉,让执明一个人忙得不可开交,有些过分了。

  

  慕容黎走到落地窗边,看着天空:“他们,回去,会改变好的。”

  

  执明抬眸看着慕容黎,执明知道慕容黎很聪明,所以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慕容黎在背后设计的也说不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连他自己都设计,不过现在这样,挺好的。

  

  或许,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执明记得,毓骁与子煜结婚时,貌似经历了很多困难,而在那个世界,是不会这样的,如果他们继续待在这个世界,说不定会有更多的难关要走。

  

  一两个如此也就罢了,如果四个集团都如此,恐怕会落个大新闻,A市的股会一落千丈,甚至最后恐怕得合市,如果就一两个这样,新闻播不了多久就会平息了。

  

  而且,执明其实也有点小私心,这样一来,他和慕容黎就能以实体出现在一起,执明不想留下什么遗憾,反正执明相信,他们回去后,不会走老路,会比以前的路更好。

  

  至于为什么不把其他集团交给毓骁,执明是在弥补,以前为了慕容黎,跟着外族人攻打中原,这也是执明觉得做得如此荒唐的一件事情,所以,现在他不想再让毓骁染指天玑天璇天枢。

  

  就算是现在的天玑天璇天枢不太好吃下去,但是再努力一下,总能吃完,毕竟,他是最大的股东,以天权现在的实力,是不会让天玑天璇天枢倒的。

  

  执明累得躺在沙发上,慕容黎皱眉,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坐执明身边,给执明捏肩:“王上,别太累了。”

  

  执明顺势靠在慕容黎身上:“阿黎,我与身为乾的执明哪个比较好一点?”

  

  慕容黎温柔的给执明揉肩:“王上,你们都是一块宝石。”

  

  执明疑惑:“何意?”

  

  慕容黎嗅着执明的头发:“不管是身为乾的你还是坤的你,都是你,都是让我慕容黎爱到骨子里的你,所以也有了乾的我与坤的我。”

  

  执明嘴角上扬:“就是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定理会不会带到这里来。”

  

  慕容黎温和道:“王上想给我育有一子?”

  

  执明点头,慕容黎眼神晦暗了一下:“王上,恐怕不能了,我试过,连信息素也释放不了,所以,恐怕是不可能了。”

  

  执明点头,也没有什么好惋惜的,应该说是早就猜到了:“无碍,不过还是好羡慕啊!那里的我们,阿黎恐怕都生了吧。”

  

  听着自己生孩子,有点奇怪,不过慕容黎觉得执明说得不错,还真是有点羡慕啊!

  

  执明忽然道:“阿黎,等着我忙完了,我们去旅游吧!度一下蜜月如何?”

  

  慕容黎揉了揉执明的脑袋:“好,一切都听从王上的。”

  

  执明舒服的哼唧一声,直接倒慕容黎怀里,安安稳稳的享受着空闲下来的时光。

  

  嘿嘿嘿,黎执结尾有点烂哈,不过,就这样了吧,这下,念君真正的完求喽。

  

  谢谢大家以来的支持,感谢(*˘︶˘*).。.:*♡

  

  O(≧▽≦)O ノBye~

  


念君85

  执明回到天权,就拿着白脂膏琢磨,慕容离无奈摇摇头,将执明手里的白脂膏拿走:“王上,臣第一次不想用这个,王上不是想让臣好好感受王上么,所以,你不用研究了。”

  

  执明摇摇头:“本王只是在想,以这里的定义,如果将这个东西研究出来,弄得多多的,说不定到时候批量生产,能赚很多钱呢!”

  

  慕容离一愣,回来太久,他都忘了执明在现代的经商头脑了,不过,慕容离皱眉:“这个是天枢王室的秘药,如果你批量生产了,天枢王会有想法的。”

  

  执明微笑着:“又不是赚他国百姓的钱,本王只赚天权百姓的钱,只在天权境内发货就可以了。”

  

  慕容离还是觉得不妥,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有什么样的国主,就有什么样的百姓,很难说天权百姓看见这个,会不会有和执明一样的心思,悄悄底下做买卖,这卖着卖着,就出境了。

  

 慕容离跟执明一解释,执明也皱眉,索性也就浪费了这次机会,等着有时间去跟孟章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这个做成平民百姓都能买的。

  

  ……

  

  太傅求见,执明离开了向煦台,慕容离站在台上垂眸看着执明被太傅一直念叨,可是这次执明却专专心心的听着太傅的念叨,没有不耐烦的神情,还好模好样的讨好太傅,慕容离知道,执明二次分化,就是因为太傅之死,再加上那时他已经成为了乾,和执明的国土正出现暴乱,执明莫名的依赖着他,在这种极端的情景下,执明化成为了坤。

  

  说到底,执明那个时候太爱他,爱到不自觉的再次分化,慕容离也没有想到,他们两个能再次被捆绑,成为了坤的执明莫名勾着已经成为乾的慕容黎,但是慕容黎知道,还不到时间,等着一切平稳下来再说,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后面,执明会黑化成这样,不相信慕容黎不说,还举兵攻打。

  

  现在的执明依旧混吃等死,却对太傅说的话很是认真听,因为,执明一直愧疚,慕容离双手托腮,看着底下俩人的和和睦睦。

  

  执明抬头看着向煦台上一脸温柔看着他的慕容离,执明微笑,太傅抬眸,看了一眼慕容离,然后又对着执明道:“王上,天玑已立王后,天璇王夫也迫在眉睫,天枢听说也正在准备了,你若真的是喜爱兰台令,要不,就封了呗!”

  

  执明看着太傅,温柔一笑:“本王知道,太傅,你放心吧,本王还要让阿离生几个娃来麻烦太傅呢!”

  

  太傅一听,喜上眉梢,连连点头:“不麻烦不麻烦,王上也是老臣看到大的,小世子出世了,老臣定将小世子教得比王上还要好,莫要像王上这般。”

  

  执明给太傅一个拥抱,太傅以为执明孩子心性,拍拍执明的背,执明道:“嗯,太傅要将本王的儿子好好教育。”

  

  太傅当然是乐意至极,执明松开太傅,抬头望天好一会儿,对着太傅嬉笑道:“太傅,那么本王去履行职责了,将阿离哄上床,明年让你抱娃娃。”

  

  太傅瞪了一眼执明,什么叫将兰台令哄上床,说得一点也不含蓄,难不成兰台令是被他的王给骗来的不成。

  

  太傅心思五花八门,微微担心道:“王上,若是兰台令被逼,老臣也不依。”

  

  执明拍了拍太傅的肩膀:“本王不会做这种事情,不属于本王的,本王不要,属于本王的,那就是本王的,太傅放心吧!”

  

  太傅知道执明这一翻话的意思,其实执明在告诉太傅,天下他不会要,更何况,四王关系好到令他们这些臣子咂舌,不过太傅也觉得很好,执明如此心性,如若上了战场,说不定第一个被灭呢!

  

  太傅当然不知道,不管是上辈子的执明还是这辈子的执明,都是慢慢从一步步艰难险阻里走出来的,上辈子的执明走到了入之心境,当真可笑至极的地步,这辈子的执明,则是与三国一起带着心仪之人遨游世间。

  

  你说国家怎么办?果子他们还是有用处的。


念君84

  没有设想,孟章第二天脸黑得可以,一想到成功之余,突然给你来了个定理,立马又被推翻,怎么想都憋屈,六人中只有孟章不高兴。
  
  执明啧啧称奇:“章儿居然想要上了仲堃仪,厉害了我的弟。”
  
  孟章瞥了执明一眼,齐之侃抱着果子微笑:“我与吾王还不需要什么信息素,看来,仲大人其实也不容易。”
  
  蹇宾瞄了一眼仲堃仪:“如果不用信息素镇压章儿,本王想,仲堃仪很难对章儿硬来,不过,仲大人,你那个是个好东西,可否送本王一盒!”
  
  齐之侃面不改色。
  
  执明也点头:“有那么好的东西,送我们一盒呗!看在我们关系那么好的份儿上。”
  
  仲堃仪感觉有点高大上肿么办?仲堃仪摸了摸下巴,一双眼睛里精光闪现:“天枢王室这种东西是多,但是,我们天枢缺点钱,啧啧啧。”
  
  蹇宾给了仲堃仪一个和善的眼神,执明正要点头买时,慕容离阻止了,慕容离斜目对着仲堃仪:“上大夫还没有被封为王夫,既然归王室所有,孟章王肯定会给的,毕竟,多嘛,是不是!”
  
  仲堃仪差点吐血,他就知道慕容离会使诡计,仲堃仪忠犬十足的看着孟章,希望他的王会做生意。
  
  孟章嘴角上扬,鉴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孟章还是不乐意的,对于这种东西,孟章当然是:“好啊,没有问题,反正多,你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仲堃仪石化了,蹇宾心满意足的哼哼一声,眼神看着仲堃仪,一副本王就知道的神情。
  
  却不想,孟章又道:“看在兄弟的份儿上,便宜一点买给你们,黄金百两,很便宜吧!要是仲堃仪,他肯定会讹你们更多金子,说不定一箱两箱呢!”
  
  仲堃仪呼出一口气,总算孟章还是会收点利益的,总比没有好。
  
  蹇宾和执明这才想起来,孟章在现代时,花钱也是有理有据的,而且赚钱也是非常厉害,肯定是因为天枢穷惯了,所以一直努力赚钱。
  
  齐之侃搭上蹇宾的肩:“王上,臣不会像仲大人一样,所以不用浪费钱。”
  
  蹇宾想了想也是,他和齐之侃情到深处不用其他东西,俩人也是干柴遇烈火,如果齐之侃用了那东西,虽然听起来很诱惑人,但是,别忘了,小齐可是将军,如果用了是不是会将他榨干。
  
  齐之侃与蹇宾本就一条心,看了一眼蹇宾的眼神,齐之侃就知道蹇宾在想什么,不过齐之侃什么都不会说,从前是这样,现在亦然,齐之侃淡定扭头继续抱着果子。
  
  执明倒是觉得那个东西有恢复的功能,是个好东西,想着慕容离会疼,所以便乖乖拿钱,反正他天权什么都不缺,更不缺钱。
  
  慕容离嘴角上扬,他当然知道孟章王肯定也不会就将能赚钱的机会溜掉,但是会比仲堃仪近人情,这点钱,执明还不放在眼底,他亦然。
  
  几人在天枢逗留了几日,便离开了,离开时孟章道:“我们天璇再聚!”
  
  执明和蹇宾点头,不约而同的骑上马,往自己国土的路线行驶。
  
  仲堃仪担心孟章着凉,给孟章拿来一个狐裘披风裹着孟章:“王上,舍不得?”
  
  孟章摇摇头,没有什么舍不得的,只是觉得恍惚罢了,天玑王天权王天璇王都成了他哥哥,这种感觉,比起当初他的孤军奋战好太多了。
  
  仲堃仪看着孟章神情,便知道了什么,他后悔过两件事情,第一后悔的就是不相信公孙钤,导致最后天玑被破,天枢被拿,二是最后悔的,没有及时阻止孟章喝的慢性毒药。
  
  仲堃仪轻轻搂住孟章的腰,低头蹭着孟章的颈窝,孟章借力,靠着仲堃仪,眼前是天枢的大好河山,有着一人相伴看这山这水,这种感觉真的好,他很早就想与仲堃仪一起游耍。
  
  孟章道:“听说高山之巅,有着翠绿的松柏。”
  
  孟章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仲堃仪揽着孟章,将孟章抱在怀中,低头在孟章额头落下一吻:“臣看过,在梦里,那是王上第一次入臣的梦境,不是来指责臣,而是给臣带了美景。”
  
  孟章睡得很熟,听不见仲堃仪的话,但是眼角却有泪滴,仲堃仪不等其掉落,将泪滴吻进唇里:“王上,臣此生,定不负王上。”

念君82

  孟章翻个白眼,他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仲堃仪就否认了,还真是。
  
  仲堃仪紧紧抿着唇,愣是什么都没有想的样子,孟章无奈摇摇头,索性就那么随他去了,反正早被上晚被上都是要被上。
  
  不对,凭什么,孟章瞅了一眼仲堃仪,两腿修长,腰又细,明显就是被上的,想着仲堃仪被压的情景,孟章噗的一声就笑出来了。
  
  仲堃仪疑惑,还不知道被yy的他看着孟章一脸懵逼。
  
  孟章收了yy的心思:“静!”
  
  “臣明白了。”
  
  ——————
  
  蹇宾抱着果子(依旧取名废,按照我们大家熟悉的来😂)坐在御花园一处石桌边欣赏齐之侃舞剑,待齐之侃舞完,来到蹇宾身边:“小果子得从小习武才行,耳濡目染也许能学到我这里的一丝精髓。”
  
  蹇宾将果子放石桌上,站起身搂着齐之侃:“你要相信我们的孩子,一丝也太损了。”
  
  齐之侃担忧的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坐着的果子:“得全部,王上功力不行,果子未来也是天玑的王,必须能文能武。”
  
  蹇宾微笑:“是是是,小齐说什么都对,哦!对了,过不久就是章儿生辰了,你说我们要不要带着果子一起去?”
  
  齐之侃与蹇宾本就是一条心,齐之侃微笑道:“刺激仲堃仪?”
  
  蹇宾桃花眼微眯:“嗯!以前那事儿,本王可记仇了。”
  
  齐之侃想到什么,略皱眉头:“会不会火上浇油,让他吃了天枢王?”
  
  蹇宾炽烈的看着齐之侃:“谁知道呢!”
  
  齐之侃警铃大响,果不其然,蹇宾开始对他上下其手了,蹇宾伸探进齐之侃衣服里摸索,野外太羞耻,刺激得齐之侃一个激灵,呼吸略沉重道:“王上,果子还在呢!”
  
  蹇宾打了个响指,侍从出来将看得正乐的果子抱走,果子不依,咿咿呀呀的抗议,然而无效,蹇宾道:“没有本王的召见,任何人不得踏入御花园一步。”
  
  齐之侃大羞:“王上,御花园?!”
  
  蹇宾眯眼笑,将齐之侃按坐在石桌上:“刚才本王就已经注意到这个了,还有,什么叫本王功力不行?嗯哼?”
  
  齐之侃丢了千胜剑捂脸:“这里耻度太大,王上,还是回寝宫吧!”
  
  蹇宾不以为然,欺身上前压住齐之侃:“本王偏不!”
  
  ——————
  
  陵光现在白白胖胖的,十足十的一个富婆样儿,所有奏折都是公孙钤在看,陵光摸着肚子哀叹:“怎么就有了呢!孤王还想着许多姿势呢!”
  
  公孙钤看着奏折愣是被陵光逗笑,索性奏折也不看了,到陵光身边,跪在陵光脚边,替陵光按摩腿,因为怀孕一事儿,陵光的腿有些浮肿。
  
  陵光拍开公孙钤的手将公孙钤拉起身:“得了,孤王又不是女人。”
  
  “女人?”公孙钤皱眉,没想到陵光居然还会想到现代的女人。
  
  陵光一愣,才发现这里没有女人一说,撇撇嘴,又摸着肚子哀叹:“如果不是回来与这里之前的记忆重逢,孤王从来没有想过孤王居然也会有怀孕的时候。”
  
  公孙钤微微摇摇头,叹气无奈道:“王上,你不喜欢么?”
  
  陵光哀怨归哀怨,听到公孙钤如此一说,欣慰道:“到也不是,如果在那个时代,男男之间是不会有对方的孩子的,喜欢也只能去领养,孤王只是想说,孤王很幸运,居然能怀你的孩子,只是,他来得不是时候,孤王想的那些姿势还没有试过呢!”
  
  公孙钤蹲下身体,也摸上陵光的肚子:“等着王上生了之后,可以服下避子药,这样就不会怀孕了,而且对王上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除了…”
  
  陵光开口道:“有这种东西你怎么不早点给孤王?”
  
  公孙钤抬头:“这里的坤泽吃了避子药,就永远也怀不了孩子了。”
  
  陵光眨了眨眼:“还好你没有给孤王吃,要给孤王吃了,孤王保证一辈子恨死你。”
  
  公孙钤微笑,怀孕期间的坤泽不能惹是真的,反复无常,陵光又道:“那么等着孤王多生一两个再给孤王吧!”
  
  公孙钤好笑的摇摇头,不过又欣慰的看着陵光,毕竟陵光有两世记忆,原本还以为陵光会担心男子生子的情况而不要孩子的。
  
  公孙钤起身在陵光额头亲吻一下。
  
  陵光突然道:“好像还是可以的,听说三个月后就可以行房事,刚刚好,你可以用你那里和孩子交流一下,打个招呼。”
  
  公孙钤差点笔直的跪下去,轻咳一声,公孙钤自己倒是想天天与陵光恩恩爱爱,但是既然有了还是注意点吧!毕竟陵光身体重要。
  
  
  
  

念君81

        天璇立王夫,执明叹口气:“没想到光儿第二个,不过,突然发现,为什么本王送的都是钱啊?呼、现在也只差章儿的那一份儿了。”
  
  慕容离看着奏折:“天枢王那里…也许还早,王上可以多省几年时间。”
  
  执明挑了挑眉,靠在慕容离身上:“阿离,你也太小看仲堃仪了吧!本王总有种感觉,仲堃仪肯定守不到章儿二十。”
  
  慕容离将奏折合拢,微微扭头看着执明:“为什么?”
  
  执明执起一颗葡萄扔嘴里:“因为啊!这是乾的特性,自己家诱人的坤越来越芳香了,哪个乾还会忍得住。”
  
  呵!慕容离冷笑:“那么看来,是我没有诱人的资本了,所以王上冷我到现在。”
  
  执明又踩了地雷,自觉有错,将慕容离搂怀里:“哪有,我的阿离一直迷人芳香着,让我一直很陶醉啊!”
  
  慕容离挣开了执明的怀抱:“得了,你也就嘴上说着好听,别告诉我你有心理疾病。”
  
  执明张大了嘴巴,眼眸瞪大,震惊着,慕容离想要忽视都不行,皱眉小心翼翼道:“你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
  
  执明看着慕容离,揉揉慕容离的头,叹口气道:“阿离,我,不是都想起来了嘛!”
  
  啊?慕容离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执明说啥,执明索性说出来:“你离开后,本王,不是,是那个黑明,他…唔,啊!!烦躁。”
  
  慕容离一下子明白过来,哈哈大笑,执明满脸黑线,慕容离轻拭眼角笑出来的泪:“感情王上被自己给误导了啊!”
  
  执明摇头:“不是,只是我看见了你乾的时候,想着,想着,虽然欲望更甚,但是如果被反压,我会不高兴的,可是又不能对阿离来硬的。”
  
  慕容离疑惑:“为什么被压会不高兴?”
  
  执明附身在慕容离耳边道:“因为我想让阿离接纳我的全部,直到我精尽人亡的那天,虽然肯定是白发苍苍时。”
  
  慕容离轻笑一声,顺势靠在执明怀里:“我会全部接纳的,至于反攻,你能给我生孩子吗?能我就反攻。”
  
  执明愣了一会儿,才发现他蠢了,紧紧搂着慕容离:“我不可以生,但是阿离能生。”
  
  慕容离轻轻摇头,原来就是这个事情困住了执明=_=,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呢!不过现在问题解清了,想到那个高冷无情的黑明,慕容离表示,希望慕容黎能对付得来。
  
  不知道为什么,慕容离有点幸灾乐祸,执明感受到了慕容离的情绪,虽然不知道慕容离为什么会这样笑,不过只要他的阿离开心,他就开心了。
  
  ——————
  
  孟章因为勤政,现在都没有了奏折,孟章手突然有点痒,都是那个时候突发奇想惹的祸,为了和仲堃仪慢慢养感情,全部将奏折弄完,国事理完,结果成为了习惯,现在没有了这个习惯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仲堃仪得知,正高兴呢!一来他可以和孟章谈情说爱,二来,也可以让孟章好好休息休息,每天都批奏折可是很耗身体的,再过不久,孟章就十八岁了。
  
  虽然孟章说过得等到他二十之后,不过,仲堃仪表示,不上自家男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他要做一个好男人。
  
  孟章感觉后背一凉,叫人将门窗全部关掉,不知道是不是和仲堃仪接触久了,和他有点心灵感应,孟章觉得,总感觉仲堃仪想要算计他,而且很危险,虽然不是生命安危这方面的。
  
  仲堃仪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孟章,孟章扭头看着仲堃仪:“仲卿不忙的么?”
  
  仲堃仪摇摇头:“现在天下太平盛世,天枢也没有什么大事。”
  
  孟章皱了皱眉,略叹口气,摇摇头,继续步行。
  
  仲堃仪想到什么,忽然道:“王上,过几天便是王上的生辰,王上喜静还是喜欢热闹一点儿?”
  
  孟章道:“有何区别?”
  
  仲堃仪疾步走到孟章前面,看着孟章:“静的话,只宴请其他三王家眷即可,热闹的话,普天同庆!”
  
  孟章蹙眉:“那么还是静一点吧!普天同庆太大费周章,既然是成人…嗯?”
  
  孟章突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仲堃仪:“仲卿,你是不是…”
  
  “不是。”仲堃仪极力否认。
  
  
  
  
  
  
  

念君80

  孟章叫人娶了一套小小的精铁衣,仲堃仪疑惑的看着这东西,不解的看着孟章,孟章冷咳一声:“这是为了防止你遇刺体格遗传到我孩子,所以命人用精铁打造的,做工精细,穿着不重,花了两年功夫才好,你也有份儿的,你拿去送给果子吧!”
  
  仲堃仪琥珀色的眼眸一下子炙热的看着孟章,仲堃仪慢慢靠近孟章,孟章后退几步:“仲堃仪,你不要乱来。”
  
  仲堃仪盯着孟章,苦笑一声:“王上,我们从现代回来才一年多的光景,你这个…”
  
  孟章抿唇,将衣物搂在怀里:“以前你来到天枢学院来学习时,本王就经常听见夫子说过你的名字,去看你的时候…总之,你进宫后,经常遇见那些刺客,所以本王命人打造了。”
  
  仲堃仪上前,不管孟章的挣扎,将孟章搂进怀里:“可是你不仅打造了臣的,还有我们孩子的,王上,那个时候你就已经准备好了,对吧!”
  
  孟章倔强道:“还好,本王在那个不懂事的时候回来了,回来时,一时间心绪太多,原本都忘记了打造了半年的精铁衣,现在下人来通知,才记起来。”
  
  仲堃仪紧紧搂着孟章,虽然孟章怀里的精铁衣有点碍事,不过仲堃仪现在一点儿也不在意:“以前是臣辜负你了,王上,以后臣纵使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
  
  孟章抬头,盯着仲堃仪:“这话本王好像在哪里听过…”
  
  仲堃仪扭头轻咳,这是他学齐将军的。
  
  说起来,天玑天枢的情景都差不多,都是被王器重带回宫授权,只不过,一个是被臣子毁了,一个是毁了臣子,仲堃仪将头埋进孟章颈窝一直蹭,他的王,以前真的是无条件支持相信他,他以前怎么就那么恶毒呢!那么好的一个人儿,就该被捧在手心里宠着的。
  
  孟章一直都知道仲堃仪的智慧,看见仲堃仪这样悔恨交加的样子,抽出一只手,放在仲堃仪背上,轻拍。
  
  其实天知道,当初知道仲堃仪背叛自己时,孟章一颗心都死了。
  
  以前的他以为从此以后孤单一个人,却不想上天给他安排一个仲堃仪,情窦初开般的他像个毛头小子。
  
  可最后的结局也让他知道了,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现在,孟章感受脖颈边温热的气息,还是软不下这个心,这颗只为仲堃仪心动的心,孟章抬头闭目,希望这世,他们都能有个好结果,至少不要到天人永隔的时候。
  
  最喜不过天玑,齐之侃静养一个月后便下了床,看着他和蹇宾的果子,还是一个不用嫁人的乾果子,齐之侃每天笑得酒窝都出来了,着实阳光帅气。
  
  国师也喜,经常与齐之侃一起,道:“王后啊!您看,要不要将世子带来天官属学习一下。”
  
  齐之侃皱着眉拒绝,虽然国师现在已经不会害他了,但是让一个国家世子去学习观测天气,什么嘛!他儿子又不是天气预报的。
  
  在齐之侃看来,国师的这些东西都是现代的天气预报,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跟着他习武。
  
  国师在齐之侃这里得不到结果,去和蹇宾说,蹇宾挑了挑眉:“国师啊!你不是有继承人嘛!干嘛非得让本王的儿子去学习你那个天气?本王的儿子,现在要学习的,是治理国家,不是观天气的。”
  
  国师无望,只得颓败下去,齐之侃抱着小果子来到蹇宾身边:“王上,我不会将果子交给国师的,天玑奉巫仪没错,但是果子不行。”
  
  蹇宾搂着齐之侃的腰,逗一逗果子:“小齐,本王好歹也是在新时代生活的人,怎么会相信那些东西。”
  
  齐之侃眨眨眼,才想到这个问题,果然一孕傻三年。
  
  蹇宾没了逗果子的心情,看着有些傻气的齐之侃,蹇宾舔了舔唇,附在齐之侃耳边道:“小齐,你怀果子的这段时间,可苦了本王了,你说,要不要对本王补偿一下,嗯哼。”
  
  齐之侃轻咳一声,叫下人将果子带了出去。
  
  果子:???????
  
  笙箫兔:说实话,我不会取名字_(:зゝ∠)_,大名。

         大家中秋节快乐啊~(●'◡'●)ノ❤

念君79

        天枢王孟章最近很烦恼,不知道为什么,仲堃仪每天有事没事都要往王宫跑,孟章当然知道仲堃仪的心思,可是他现在根本就回复不了他,更何况,他现在这个时期的年龄那么小,也不知道仲堃仪是怎么想的,明明都说好了的。

        不过孟章还是会庆幸,至少,仲堃仪的确是心悦他的,但是可不能就这样便宜了他,先把人这样吊着吧,左右他也跑不了。

        现在他得将他天枢国的这些奏章给批了,看了一眼书案上的奏折,为什么他的奏章会那么多,每天都会增加,孟章叹口气,拿起奏折翻看。

        就在孟章看得越来越着迷时,下人又来报:“王上,仲大人又来了。”

        孟章抬眸,放下手中的奏折:“让他进来。”

       仲堃仪给孟章行礼过后,孟章直接带着人去了小山后亭,孟章背对着仲堃仪:“你这样每天来来回回不累吗?”

       仲堃仪温柔道:“不会,臣现在只想每天都能看见王上,这样就很满足了。”
  
  孟章呵呵一笑,想到了刚刚一本奏折上的事情,转身正经的看着仲堃仪:“仲卿,黔州那一带最近闹饥荒,刚刚好,黔州那里离天玑国近,你去向煎饼哥借点粮食。”
  
  仲堃仪微微张开了嘴,看着孟章的神色,只得领旨,连夜马不停蹄的往天玑国赶。
  
  仲堃仪走后,孟章就连睡觉做梦的时候都会笑,没有被人天天盯着的日子真舒服,不过也得趁现在没有仲堃仪打扰的时间将所有奏折全部弄完,这样,以后再慢慢谈情说爱吧!
  
  仲堃仪来到天玑国,直接进宫觐见蹇宾,将来意全部一清二楚的告知蹇宾,蹇宾喜气洋洋的脸色实在是让仲堃仪不舒服,天枢闹饥荒,蹇宾就那么高兴?
  
  却不想,蹇宾微笑道:“当然可以,刚刚好给未出世的果子积福,一会儿我让人带着十万担粮食跟随你去黔州。”
  
  仲堃仪面带微笑,僵硬道:“真是恭喜天玑王了。”
  
  虽然知道天玑也许很快,却没有想到快到这种地步,仲堃仪表示他现在有点方。
  
  解决了黔州一事儿,仲堃仪回去眼巴巴的跟孟章说了,孟章震惊得张大了嘴巴,足足愣了几分钟,然后平静了下来。
  
  看仲堃仪那羡慕的样子,孟章咳几声:“那什么,仲卿啊!也用不着这样,反正你也不…老。时间还很充足。”
  
  ……仲堃仪有一瞬间黑脸,不过想到了那个成年之约,说什么也得等啊!毕竟,他和齐将军是不同的,不对,是不能比。
  
  快到年底时,天玑的世子落地,全国皆知,陵光知道了,乐呵呵的派人去送礼,按这个过程,下一个就是他了,想到天权天枢俩国,陵光简直夜晚睡着了都会惊悚一笑,常常将公孙钤吓醒。
  
  慕容离皱眉,不知道该送些什么礼,执明搂着慕容离,嘿嘿道:“直接送几箱金子过去就行了,礼轻情意重嘛!”
  
  慕容离摇摇头,对着执明这种花钱如喝水的习惯,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过好像真的没有其他送的东西了。
  
  执明思考了一下,突然道:“要不,跟蹇宾说,礼钱晚两年,到时候我俩送他一个世子妃?”
  
  慕容离抬眸看着执明:“你要将我俩的孩子嫁给天玑?”
  
  执明乐呵着:“有什么问题?”
  
  慕容离满头黑线:“为什么不是天玑世子嫁过来!”
  
  执明眨了眨眼,诚实交代道:“因为本王觉得,咱两的第一个孩子肯定是坤。”
  
  慕容离不乐意了,执明哪里来的自信:“王上这是不相信我?”
  
  执明看着这个势头,感觉不妙,立刻嬉皮笑脸的缠在慕容离身上:“阿离,本王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本王想要一个和阿离一样美丽动人的坤泽小世子。”
  
  说白了,执明就是想玩,慕容离突然想起来现代那俩只,坏笑的看着执明:“王上,如果我从出生开始就是个乾阳,你怎么办才好呢?”
  
  以为执明会说成为坤泽什么的,慕容离很是期待,执明听了,看着慕容离,神色忽然认真道:“那么本王一开始就做好了上乾的准备。”
  
  慕容离的笑容一下子僵掉,呵呵干笑两声,有些庆幸还好他是坤,否则,真要是这样,依照他的性格,嗯…依照他的性格,他好像不能对执明做什么,悲凉,希望现代那两只能相处愉快。
  
  在慕容离和执明身后一直站着的两个下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在心里产生默契,这事儿屁都没有响一个,就开始策划小世子该娶还是该嫁了。
  
  
  

念君78

https://m.doufu.la/?novelId=324949&page=SharePage/TFNovelDetailMain.js

念君77

  陵光一大早就起来穿戴好,按照以前一样的生活频率,上朝和下朝,今天公孙钤有事要做,没有来陪着陵光,陵光走到凉亭里休息,闲暇一下时间。
  
  闭目养神时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嘴角上扬一个弧度,如果认真看,那是自嘲,陵光抬眸,看着那面紫色的朱雀旗帜,又想到了现代后花园的雕像,所以,只是让他们回来赎罪么?
  
  想想也是,四国明争暗斗,最后出了一个遖宿国,一下子夺了天玑,再是天枢,百姓民不聊生,再是他天璇,虽然背后有慕容离的指点,但是不完全单单靠一个人就能同时夺了三国,这不,慕容离复国后还不是上了仲堃仪的离心计,他那个时候的确是想要这个天下,可是一系列的发生,陵光忽然觉得都不值得。
  
  陵光甚至还在想,为什么他们不在共主还在的时候回来呢!这样的话他什么都不要了,继续做天璇侯,不立国号,但是又随即想到了做天璇侯说不定也会被共主铲除,啧,陵光抚眉,都是些难事儿。
  
  陵光想,他的傲气都被磨光了,结合两世,他依然觉得以前执明王的混吃等死还是要潇洒一点,至少执明那个时候过得非常开心自在。
  
  现在老天爷让他们有机会重新来一次,他们可不能再次辜负了。
  
  到了晚上,陵光让人在能容纳俩人的浴桶里面准备好热水,在水面洒上些许玫瑰花瓣,陵光对着侍从说道:“宣公孙丞相进宫,不管他有什么事儿,都让他放下,来觐见孤王。”
  
  “是。”侍从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陵光褪了身上所有衣物,抬脚进了浴桶,虽然没有现代浴室那么浪漫,不过这个也不错,至少气氛是在的,而且,陵光对自己的身材可是很有自信的。
  
  陵光抬起一脚搭在浴桶边缘,看看,他这修长的大白腿,连他自己都要忍不住被他自己美醒,公孙钤要还是不懂风情,或许是什么礼不可废啥的,陵光表示,他以后肯定会让公孙钤不好受,一定会让公孙钤知道什么叫撩了就跑。
  
  公孙钤接到了陵光让侍从带的口谕,看着侍从一脸的贱笑,公孙钤略思索了一下。
  
  侍从看着有点着急:“丞相大人,王上有请,您要是不去,恐怕会辜负了王上的心意。”
  
  公孙钤启唇道:“王上今天晚上都做了什么?”
  
  侍从小心翼翼着:“来时,王上正在沐浴。”
  
  公孙钤抿唇,看了一眼侍从:“那么等一个时辰再进宫吧!”
  
  侍从着急了,下意识说道:“王上是为了丞相而准备的,若丞相不去,不怕王上一直泡在水里等您吗?”
  
  公孙钤抬眸,觉得侍从说得也对,依陵光的性子,恐怕今天是躲不过去了,不过公孙钤还是希望陵光不要诱惑他,不然,他怕陵光以后天天都不能睡觉了。
  
  现在没有打破禁忌,如果打破了,公孙钤表示,陵光以后会很惨,他现在是臣,他就算是再忍得辛苦也要忍,直到他被封为王夫为止,但是如果陵光提前了……
  
  公孙钤抿唇,随着侍从进宫,他也不是第一次晚上见陵光,只是今天晚上有点紧张,不过想到一些事情,公孙钤也松了一点,如果陵光非要现在,也不是不可以,大不了立马封了他,而且,他们也该有个正果了。
  
  说不定再等一久,天玑小王子都出来了。
  
  到了殿外,侍从便默默无闻的离开,公孙钤吞了吞口水,吐了吐气,推开殿门进去。
  
  来到内室门帘外面,听着里面时不时的流水声,公孙钤喉结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一下,开口道:“王上,微臣到了。”
  
  陵光一手靠在浴桶边缘,头搭在上面,轻飘飘道:“进来吧!”
  
  公孙钤抿了抿唇,揭开门帘,抬眸看着浴桶里面陵光,暗暗压下悸动的心:“王上,半夜宣臣,可是有什么要事?”
  
  陵光抬眸直视公孙钤的眼睛:“行了,大绅士,孤王都这样了,你还想逃避么?”
  
  公孙钤眼眸微眯:“王上,您不该现在诱惑微臣的。”
  
  陵光挑眉,站起身,一头波浪卷发紧紧贴在陵光光滑的皮肤上面:“公孙,孤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是男人,就来上孤王。”
  

念君76

  几人又在天玑游玩了几日,想到各自的国家都需要他们处理一些事情,拜别了新婚夫夫的蹇宾二人,各自回国。
  
  陵光最近很不对劲,公孙钤想,回国后的陵光每天都让公孙钤留宿宫殿,一开始公孙钤不是没有想过陵光也许是在和他培养感情,但是陵光每天晚上都会看着睡地铺上的公孙钤叹气。
  
  公孙钤拿不准陵光的主意,只能适当的投机取巧,就怕惹得陵光厌烦,虽然二人这些天的同居感情的确很好很好,但是公孙钤的确不知道为什么陵光会经常对着他叹气。
  
  今天也是一样,陵光爬在床上托腮看着公孙钤叹气,公孙钤起身,他的地铺离陵光很近,而且又是修武之人,陵光的叹气自然被他听到了。
  
  公孙钤看着陵光,疑惑道:“王上,为何您这几天晚上都对着臣叹气?”
  
  陵光轻声道:“是孤王不够美吗?为什么孤王离你这么近,你都没有扑倒孤王呢?”
  
  咳咳咳,好吧!公孙钤知道为什么了,有些无奈又好笑,虽然他如今的确对着陵光没有以前那样彬彬有礼,可是他骨子里还是养成了习惯,扑倒什么的不存在的,太失礼了。
  
  公孙钤安慰陵光:“王上,快些休息吧!等着臣娶了王上,臣定会和王上行周公之礼的,现在不着急。”
  
  这话说得,陵光有些无语,脸微红:“公孙钤,活该你上辈子撩不到孤王,什么叫现在不着急,孤王着急啥了?只是问问而已,怕你对孤王没有性趣,早些放了你。”
  
  公孙钤看着脸红的陵光,可爱,听着陵光说得话反驳道:“王上,臣对王上不是兴趣而已,臣是真的心悦王上的。”
  
  得,陵光也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公孙钤想什么去了,陵光翻了个大白眼,懊恼公孙钤的正正当当的思想,真不知道他怎么会看上公孙钤这个榆木脑袋的,一点情趣也没有。
  
  陵光摆摆手,叹气道:“你睡吧!孤王在发一会儿呆,现在想来,现代果然好啊!什么都有,睡不着还可以约执明他们一起出去玩。”
  
  公孙钤也附和陵光点点头,重生几世的他,当然知道未来的科技水平很好,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阴差阳错的又回来了,但是,他唯一的愿望就是陪在陵光身边,在哪里都无所谓,只要有陵光在就行了。
  
  陵光瞥了一眼正在思考问题的公孙钤,还真的别说,公孙钤有时候认真思考的样子真的很撩,至少撩到了陵光,陵光是这样认为,罢了,在怎么不懂情趣也是他自己挑的,再说了,公孙钤不会,不代表陵光不会啊!夫夫之间嘛!不一定只有攻方会情趣才好玩,受方会也一样好玩,陵光表示,作为一个现代和古代都是基佬的他,是能将公孙钤吃得死死的。
  
  不知道是不是陵光的目光太过剧烈,公孙钤感觉不自在,问题也不思考了,回过神来就看见了陵光亮晶晶的眼神,公孙钤有些想笑,站起身来到陵光面前,陵光看着公孙钤的逼近,心漏掉了一个拍。
  
  不知道在期待什么的陵光脸红红的,就这样看着公孙钤近身将他安顿好睡姿,然后看着他再给陵光盖上被子…上被子…被子…子。
  
  然后又回地铺继续挺尸,在陵光看来就是挺尸,一动不动,陵光嘴角微抽搐,脸一下子黑了,害得他白期待一场,陵光以为公孙钤会有所动作,没想到只是将他安顿好睡姿,让他早点睡觉而已。
  
  陵光转身背对着公孙钤的位置:“笨蛋,还真是文雅人,啧。”
  
  公孙钤当然看见了陵光满含期待的眼神和最后的失落感,可是他的确不能这样做,他不能让他的王名声不好,未嫁之人便和男子苟合是要落下不好的名声的,就算是他们都知道他即将是王夫也不行,原本留宿就已经是大忌了,他岂敢对他的王现在下手。
  
  就算是接受过现代的思想教育也不行,因为现在这里不是那个科技很好的时代了,入乡随俗就是这么来的,既然回来了就得按照这个时代的思想观念,毕竟这里的百姓思想不是未来的开放思想,他这也是为了陵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