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晓薛

  【晓薛】
  
  想,触碰你
  
  ooc预警
  
  现代篇
  
  一篇完,带霜降玩(ˇωˇ」∠)_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霜华和降灾莫名的喜爱(ˇωˇ」∠)_嗯……文章有些跳脱(ˇωˇ」∠)_
  
  薛洋被关了千年的炼狱,出来后只剩下他一只鬼魂,和全新的,他不熟悉的世界,没处儿投胎,没有人能看见他,感受到他,不管薛洋如何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嘶吼怒叫,都没有人能知道他的存在。
  
  天空下着的雨水,也淋湿不了他死后穿的白衣道袍,薛洋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该到哪里,只能这样一直走着。
  
  依旧是会穿过人群,依旧没有人看见薛洋,薛洋眼底没有一丝亮光,这个比他在炼狱受的更悲惨。
  
  这时,薛洋听见了一道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薛洋定在原地,抬头搜寻着这道声源的出现处,薛洋看见了晓星尘,不一样的晓星尘。
  
  晓星尘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紧身牛仔裤,戴着金边框的眼镜,手里拿着几本书,干练的短发,看着极为优雅帅气,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女生,俩人走在一起谈笑风生。
  
  薛洋快步跟上俩人,一直想触碰晓星尘,却也只是会直接划过去,触摸不到晓星尘,薛洋着急道:“晓星尘,感受一下我啊!道长,感受一下我!晓星尘!晓星尘!你的仇人在这里,快感受一下我啊!!我是薛洋啊!!在这里!”
  
  晓星尘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身后,什么也没有看见,薛洋见晓星尘看着自己的方向,惊喜的在晓星尘眼前挥手道:“晓星尘!道长!道长!我在这里!这里啊!”
  
  阿菁看着晓星尘:“怎么了小星星?”
  
  晓星尘皱了皱眉:“感觉好像有人叫我。”
  
  薛洋急忙道:“对,就是我在叫,道长,是我,薛洋啊!”
  
  阿菁拍了一下晓星尘的肩膀,:“好了啦,你可能是最近比较忙,出现幻听了,没有人在叫你,走吧,得回去准备考古的资料,明天教授要。”
  
  晓星尘点头,也许是真的出现耳鸣了,看来的确得回公寓好好休息一下,晓星尘扭头与阿菁并肩离开。
  
  薛洋伸手抓晓星尘,却什么也抓不到,怒目直视着阿菁的背影,弄得阿菁打了个哆嗦,暗叹秋季要来了,不能再穿美美哒的裙子了。
  
  薛洋只认识晓星尘与阿菁,即使他们也看不见薛洋,薛洋还是尾随晓星尘一起回到了晓星尘租的公寓,公寓非常小,却很温馨,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简简单单的全白色系列。
  
  薛洋以为晓星尘还是和阿菁在一起的,没想到阿菁在隔壁,而且,居然是和宋岚住一起,薛洋虽然疑惑,却不好奇,好不容易遇见熟悉的人,算是上天给他的好处了。
  
  晓星尘摘下了眼镜,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揉了揉眉心,薛洋站在晓星尘面前,视线一直盯着晓星尘,晓星尘抬眸,近视之下,居然能看见一抹白色的虚影。
  
  晓星尘揉揉眼睛,还是依然在的,晓星尘戴上眼镜,却并没有看见,晓星尘心里一紧,是不是最近开棺开多了,所以整个人都不好了。
  
  晓星尘叹口气,想到明天还要开棺,还要整理一些资料,据说教授找到的那口棺有点诡异。
  
  夜间,晓星尘拿着浴衣进了浴室,薛洋紧跟其后,并不是薛洋想光明正大的偷窥什么的,只是想一直尾随晓星尘罢了。
  
  当看见晓星尘慢慢脱衣时,薛洋才明白过来,想走,身体却沉重提不起脚来,就这样,等着晓星尘光溜溜的站在薛洋面前,在浴缸里放上热水,薛洋感觉全身心都不好了。
  
  不一会儿,浴室挤满热气,晓星尘抬脚进浴缸,舒舒服服的泡着,水汽浸满了晓星尘的双眼,朦胧中,晓星尘就看见了薛洋,是的,看见了薛洋,虽然只是个影子,却很清晰。
  
  晓星尘吓得咕噜一声钻进水里,留个头惊恐万分的盯着薛洋,薛洋正沉浸在晓星尘的裸欲中,然后被晓星尘突如其来的视线吓得一个哆嗦,正想连忙道歉出去,却忽然想起来,晓星尘看着他?!!
  
  薛洋直勾勾的看着晓星尘,语气紧张道:“道长?你看见我了?”
  
  晓星尘能看见薛洋,但是却听不见薛洋说话,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开口,是的,在晓星尘眼里,薛洋一身白色道袍,长发披肩,凌乱中很是彰显薛洋的美气。
  
  晓星尘以为是最近开古棺开多了,所以导致身边尾随女鬼,虽然是个好看的女鬼,晓星尘抬手,胡乱挥霍着,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薛洋脸色一黑,虽然知道晓星尘看见他很是高兴,但是晓星尘居然赶他走,不行,他要赖着晓星尘,说什么也是不会离开的,薛洋坐在浴缸边缘,双手抱胸。
  
  晓星尘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人就在眼前,差点没有把晓星尘吓晕,这只鬼看起来明明是封建社会的古人,难道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么?还是说,古人其实思想更开放?哦哦哦,晓星尘想起了还有生米煮成熟饭这一说,果然够开放,可是,他不想和一个女鬼谈恋爱啊!!
  
  薛洋目不转睛的看着只露头的晓星尘,感觉有些滑稽,又觉得好笑,晓星尘居然会怕一个游魂,薛洋嘴角上扬,极其淘气的看着晓星尘。
  
  晓星尘眨了眨眼,不知道这女鬼到底跟着他干嘛,那么多的人都在开棺,怎么就被他给遇上了呢!晓星尘秉持着善意,轻声道:“这位姑娘,您是不是有什么冤屈啊?”
  
  说完才发现他根本就听不见面前女鬼的话,暗暗咂舌,搬石头砸脚,可是晓星尘发现,面前的人好像呆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指着他貌似生气大叫?
  
  薛洋的确生气了,晓星尘忘了他也就算了,居然还把他当成女人,指着晓星尘的鼻子就是一阵怒吼:“晓星尘你大爷的,很好,老子就让你看看,老子是女的还是男的!”
  
  薛洋揭开胸前的衣襟,猛拍胸脯:“瞧好了!”
  
  晓星尘目瞪口呆,都说古代男子貌比潘安,虽然不知道潘安到底是有多英俊,但是面前这个是有点可爱过头了啊!不过还好,晓星尘收了情绪,男鬼不可怕,亏他还泡了那么久的水。
  
  晓星尘直接站起身,倒是把薛洋吓得猝不及防一个倒退,晓星尘看见了,噗呲一声,感情这个男鬼还很二,这就被人给吓到了,丢死鬼了。
  
  晓星尘若无其事的将身体擦干,然后慢慢套上浴袍,虽然面前是男鬼,他也没有当着人面洗澡的习惯,泡一下就行了。
  
  薛洋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晓星尘,反正一点福利那也是福利,不看白不看。
  
  晓星尘被薛洋露骨的眼神吓得打了个冷劲儿,晓星尘直心里嘀咕:我滴个乖乖,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听说古代男子有着断袖一说,希望面前这只鬼不会看上他。
  
  不过现在薛洋貌似成了一团虚影,晓星尘只能看见白色的虚影,晓星尘不管,只要不是那些个什么红颜祸水的女鬼寂寞来吸男子精气成精什么的就行了。
  
  晓星尘摸了眼镜,戴着之后就看不见薛洋了,晓星尘一愣,以为薛洋离开了,正轻松呢!就看见沙发上有个屁股印,好吧~_~还没有离开。
  
  薛洋坐在沙发上看着晓星尘,心里其实开心极了,晓星尘能看见他,这样就很好了,不是么?至少,有一个人能知道他的存在,而且还是他的人……
  
  薛洋看着晓星尘进了有张大床的房间,薛洋垂眸,抬起双手,他能坐能躺,却独独不能摸,这是为什么呢?薛洋用手摸沙发边缘,果然,还是穿透了,可是,他正坐着,不是么?
  
  还是说,他只有屁股能碰实物?还是因为他杀人太多所以不能摸?又或者,是因为死前断臂导致双手也不能碰物体了么?
  
  薛洋觉得探究此事极其无聊,飘进了晓星尘的卧室,晓星尘正对着一个发光的屏幕极其认真,薛洋飘到晓星尘后面,假装能够靠在晓星尘肩上,看着晓星尘看的东西。
  
  晓星尘正在准备一些明天用的资料,因为带着眼镜,所以看不见薛洋靠在他肩膀上的头,将一切准备好了之后,晓星尘伸个懒腰,揉了揉肩,摘了眼镜准备睡觉。
  
  想到了家里有只鬼,晓星尘无奈,反正那鬼也没有要伤害他,索性就这样吧,扭头就看见了薛洋的白影,还是把晓星尘吓得够呛。
  
  晓星尘拍了拍胸脯,瞄了一眼薛洋:“你,不休息吗?”
  
  薛洋正欲开口,却知道晓星尘听不见,于是摇摇头,晓星尘看了皱眉,鬼魂也许不需要睡觉,可是他很困啊!明天还要早起去开诡异的棺材呢!是很需要精力充沛的!
  
  晓星尘无声咆哮了一下,对着薛洋打着自认为是古代官腔的话道:“那么这位公子,在下想要休息了,可否离开?”
  
  薛洋皱了皱眉头,一双眼睛似冒火,看得晓星尘有点害怕,呐呐呐道:“要不,您请便,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这里您老随便溜达?”
  
  薛洋闻言,挑了挑眉,笑得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直击得晓星尘心里一跳,不由自主道:“公子真是可爱至极啊!”
  
  薛洋微愣,晓星尘自知说了什么胡话,连忙摆手:“不要误会,您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绝对不女风。”
  
  薛洋被晓星尘夸得有点飘,晓星尘见鬼也不生气了,直接越过薛洋,一气呵成,盖着被子躺床上舒服一叹:“床就是好啊!”
  
  看了看薛洋,看着这鬼没有什么动静,也就松了警惕的心,还好心的给薛洋道了一声“夜安”,“啪”的一声关了灯睡觉。
  
  薛洋坐在床沿,抬头望着天花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摸到实物,他其实,很想触碰晓星尘的,想紧紧抱着晓星尘不撒手。
  
  晓星尘感觉到动静也只是微微睁了一只眼睛瞅薛洋,见其样子,晓星尘闭眼继续休息,其实这只鬼是真的挺可爱的,虽然是个男子,用这个词不太恰当,但真的是很可爱啊,特别是笑起来时,晓星尘睡前就这一个想法。
  
  第二天晓星尘起来,将一切打理好后,正要带着眼镜,却停了下来,看了看依旧在身边的白影,抿唇不语,带上眼镜拿上东西就出门了。
  
  薛洋耸耸肩,以为晓星尘会说什么的,薛洋继续飘在晓星尘身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力量一点点的在慢慢恢复,说不定过一久就能碰物体了。
  
  在晓星尘到时,阿菁已经在了,跟着教授和一帮学员围着一口全部是挂满黄符纸的棺材,僵尸他们也在电视上看过,所以教授学着电视上的道士带了许许多多的糯米和桃木剑,以备不时之需。
  
  在棺材的上方搭了个棚子,听说僵尸见不得光,阿菁摇着扇子:“教授,你为什么一定要开这个,如果真的有僵尸怎么办?”
  
  教授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僵尸不用怕,现在是白天,如果复活了只能在棚子里,再说了,也不一定能复活啊!说不定封的是其他东西。”
  
  阿菁还想说着什么,棺材忽然轻微震动了起来,教授带着学员退出棚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棺材,慢慢的棺材震动的越来越厉害,刚刚好,晓星尘的车到了。
  
  晓星尘一下车,就看见了和谐的一面,所有人都愣愣的盯着棚子里的棺材,晓星尘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这帮人在干嘛,拿查到的资料走到教授身边:“教授?”
  
  教授木然的扭头看着晓星尘,回过神来:“呼~星尘啊,对了,你快看,那棺材动了,真是奇迹。”
  
  晓星尘这才发现剧烈震动的棺材,和在棺材身边的薛洋,是的,晓星尘戴着眼镜也能看见薛洋了,晓星尘摘了眼镜揉眼睛再戴上眼镜,依旧能看见薛洋,还是活脱脱的薛洋,一点也不虚了,还听见了薛洋说话,晓星尘目瞪口呆。
  
  薛洋一直跟着晓星尘,到了这里,力量越来越强,感觉以前的力量全部恢复,看着棺材震动,薛洋站在棺材旁边,好像是他的东西,但是,这样震动,不怕吓到这些人,然后不敢撕符纸么。
  
  但是棺材依旧震动,薛洋不耐烦,怒骂道:“你特么能不能不要再动了。”
  
  棺材果然不动了,教授捏了一把汗,看着晓星尘依旧目瞪口呆,拍了拍晓星尘的肩膀:“星尘啊!我们考古的,不能胆小,现在棺材不动了,我们一起开棺吧!”
  
  晓星尘回过神,思索了一下,看来,教授和阿菁他们依旧没有看见这只鬼,晓星尘揉揉眉心,看着薛洋,看起来棺材里面的东西是那只鬼的,难不成是剩下一口怨气的尸体?
  
  晓星尘看着教授带着阿菁他们去另一个棚子拿工具,晓星尘慢慢走近薛洋:“嘿,小兄弟,这个是你的尸体?”
  
  薛洋在晓星尘靠近就一直看着晓星尘,看了周围一眼,才确定是在跟他说话:“真是久违的叫法啊~不过是不是尸体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想…”
  
  薛洋突然感觉有点多余,晓星尘又听不见他说话,却不想,晓星尘继续道:“你想什么?”
  
  薛洋眼眸瞪大了震惊的看着晓星尘,晓星尘觉得这只鬼的表情和刚刚的他一样,像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晓星尘咳嗽一声:“小兄弟,这个东西怨气重不重,会不会危害人?”
  
  薛洋眼珠子一转,笑得那叫一个甜:“道长~也许真的是我的尸体,感应到我的魂,所以动了一下,你们将符纸撕了,重新给我埋一下,找个风水好的地儿。”
  
  道长是个什么鬼?晓星尘暗想,难不成他看起来像一个道士么?晓星尘甩掉那些思维:“如果,如果你尸体是一具干尸的话,是会被收藏博物馆的。”
  
  晓星尘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这只鬼,对了,他还不知道这鬼的名字,好歹这也是缘分,说不定未来还能给他儿子儿孙炫耀,他曾经遇见过一只鬼,傻乎乎的。
  
  晓星尘就这样在薛洋面前傻笑,看得薛洋更想触碰晓星尘,这样的道长,有点可爱,想被日(ˇωˇ」∠)_。
  
  薛洋身体比心还诚实,直接搂上了晓星尘的腰身,俩人都震惊过来,晓星尘看着薛洋凑进的脸,心突突的跳,不知道是太害怕还是怎么滴。
  
  薛洋也愣了,不过反应极快,薛洋紧紧搂着晓星尘,将头埋在晓星尘颈窝,真好啊,这种感觉,这是第一次,他碰到了人,还是他喜欢的人。
  
  晓星尘僵硬着身体,手不知道往哪里放,阿菁和教授拿完工具回来就看见晓星尘奇葩的样子,阿菁走到晓星尘身边:“小星星,你怎么了?”
  
  晓星尘看着怀里的鬼,不知所措,又看了一眼阿菁,晓星尘假装镇静,推了推眼镜,语气有点轻颤:“没事儿,有点冷而已。”
  
  阿菁无语的看着晓星尘,大哥,你说谎技术不行,先不说大热的天,就你头上的汗,就拆穿了好咩?
  
  阿菁无视晓星尘的状态,跟着教授开棺。
  
  薛洋眸光在阿菁身上一瞥,冷哼一声,继续挂着晓星尘,等着阿菁他们撕符纸。
  
  晓星尘也想去看看这鬼的干尸模样,但是这鬼挂在他身上,他不好行动,晓星尘道:“小兄弟。”
  
  “薛洋。”薛洋在晓星尘怀里闷闷道。
  
  晓星尘“嗯?”的一声。
  
  薛洋抬头哀怨的看着晓星尘:“晓星尘,我是薛洋。”
  
  晓星尘看着薛洋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会心疼,揉揉薛洋的脑袋:“嗯!那么就叫你阿洋如何?”
  
  薛洋稚气的笑起来,露出了两颗虎牙,闪得晓星尘心都软了,古代男子魅力果然不好挡啊!
  
  阿菁在一边时刻关注着晓星尘,想着昨天到今天的状态,怕晓星尘出问题,结果,就看着晓星尘一个人在旁边自言自语。
  
  教授慢慢将符纸弄下来,而不是撕,这符纸在教授眼里也是文物,拿回去研究一下是哪一年的。
  
  等着符纸被弄的差不多了,棺材忽然自己开棺了,吓得教授和阿菁愣在原地,一把环绕紫色光晕的剑冲天而出,薛洋扭头,笑了起来:“降灾啊!又出世了。”
  
  晓星尘看着剑,脑海突然出现一个画面,虽然只有几秒的时间,却令晓星尘全身发冷,一个少年站在全是尸体的院子,剑上全是血,稚气未脱的俊脸上依旧笑得人畜无害,但是眼眸凶狠至极。
  
  晓星尘看了一眼怀里的人,正欲推开,却听见晴朗的天空一声雷响,一道白光劈中了降灾的剑身,降灾被迫落地,薛洋从晓星尘怀里一个闪身,将落地的降灾拾起,眼神不好的盯着白光处,而白光已经跃至晓星尘身后,是一把缕着霜花的剑,泛着神圣的光泽。
  
  薛洋蹙眉,看着晓星尘,他可不想跟晓星尘打起来,晓星尘瞥了一眼身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剑,继续盯着薛洋,感觉场景莫名熟悉。
  
  阿菁看不见薛洋,但是能看见两把剑,和教授眼睛发光的看着两把剑,阿菁道:“教授,教授,这两把剑看起来不凡啊!上交了之后,教授能一举成名啊!”
  
  教授点头,不过看着剑身上的光辉,皱了皱眉:“貌似他们灵性依旧,如果伤害到人类,那就不是一举成名了,而是千古罪人了。”
  
  阿菁看着浮在晓星尘身后漂亮的剑:“小星星,它是不是喜欢你?”
  
  晓星尘不理阿菁,而是与薛洋大眼瞪小眼,感觉事情大条了,在霜华停在他身后,他又看见一个白衣少年绑着一个黑衣少年的一幕。
  
  看起来,他和薛洋貌似有恩怨,这可了不得,他现在啥情况都不知道,如果薛洋是来索命的,他可就冤了好不好。
  
  阿菁眨了眨眼,看了晓星尘看的方向,只有冲棺而出的剑,冒着恐怖的气息,阿菁头皮就麻了。
  
  薛洋瞧着晓星尘一脸为难的看着他,薛洋眼珠子一转,闪到晓星尘身边认真道:“道长~这是咱两的定情信物,你还记得不?”
  
  晓星尘一愣,要不是薛洋那认真得不像说谎的表情,晓星尘都要以为薛洋在开玩笑,不过定情信物什么鬼?!难不成他上辈子就是断袖?!
  
  晓星尘扶额,虽然看起来他并没有吃亏,晓星尘瞄了一眼薛洋:“你莫要唬我。”
  
  薛洋眯眼笑:“当然不敢唬你!”然而薛洋在心里一直偷笑,晓星尘还是那么傻,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自己患得患失的,还不如直接了当点好,早早将晓星尘拿到手。
  
  教授和阿菁看着晓星尘自言自语的样子,俩人为晓星尘捏了一把汗,教授看着晓星尘:“星尘啊!你是不是最近太劳累了?”
  
  晓星尘咳嗽两声,忘记了还有俩人在场,不过看着两把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是要上交的吧!
  
  教授和阿菁正要取两把剑,薛洋对着晓星尘道:“道长~你叫他们停手,不然他们会被剑打飞的,此剑有灵,不是他们这种凡夫俗子能拿的。”
  
  晓星尘立马阻止教授:“教授,阿洋说…咳咳咳,听说两把剑有灵,不能拿,否则会被打飞。”
  
  天知道晓星尘是厚着了多少层脸皮说的,脸红得像个苹果,就是不知道教授会不会以为他想把剑占为己有,而自己成名。
  
  教授皱了皱眉,不过也就放弃了拿剑的准备,看了看晓星尘:“星尘,你身后的剑是跟着雷声出现的,还劈了一下这个棺中剑,莫不是你前世是神仙?”
  
  晓星尘扶额,就知道教授会胡思乱想,晓星尘打哈哈道:“不不不,完全是…”
  
  晓星尘看了一眼薛洋,总不能说这是定情信物吧!晓星尘叹气:“不知道!”
  
  阿菁眯了眯眼,突然笑起来:“没事儿啦,教授,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不用管了,反正看起来那两把剑都喜欢小星星,我们又不能拿,不如先让小星星拿着。”
  
  教授点头:“也好,星尘拿着我也放心,不过,星尘能拿吗?”
  
  晓星尘看着薛洋,薛洋微笑:“当然可以拿,那可是你的剑呢!道长。”
  
  晓星尘转身,看着霜华,其实晓星尘从心里并不害怕霜华,也许…晓星尘伸手碰了剑身,一股暖流冲进身体,晓星尘心神一软,拿着霜华对着薛洋温柔一笑,他还真的相信了薛洋。
  
  薛洋抱着降灾挑了挑眉,这个晓星尘有点软啊!想被日是怎么一回事(ˇωˇ」∠)_
  
  教授嘱咐了晓星尘多项注意事项,这才放心,晓星尘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顶着所有人的目光带着霜华和身后浮着的降灾离开,其实降灾被薛洋抱着,只是其他人看不见而已。
  
  然而令晓星尘头疼的是,一回公寓,两把剑不受控制的打起来,晓星尘开始怀疑薛洋是不是骗他的,定情信物会打起来?
  
  而薛洋不管两把剑的事,他正高兴呢!因为降灾剑上的怨气使得薛洋能碰物体,薛洋毫不忌惮的在晓星尘身边摸来摸去。
  
  晓星尘扶额,想到了看见的一些画面,总觉得薛洋应该是个恶鬼,可是看着面前笑得开心的鬼,看起来有点傻,不像是恶鬼。
  
  晓星尘抿唇,只有他能看见这鬼,那么他到底是养还是不养呢?话说,养男鬼怎么养?用血么?还是精气?!呸呸呸,晓星尘咂舌,看来他得好好休息一阵子了,居然会出现这些思想。
  
  晓星尘揉揉眉心,看了一眼依旧东摸西摸的薛洋,温柔一笑,就这样吧,晓星尘接受了薛洋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是那种关系,看起来这鬼也不容易,居然能找到他。
  
  薛洋试摸完了,心里乐呵呵的,一个猛扑,将发愣的晓星尘扑倒:“道长~我好高兴,终于,能摸到你了。”
  
  晓星尘被薛洋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但是听见薛洋的话,明显受到了渲染,抬手揉了揉薛洋的头,算是安慰薛洋,谁叫他天生心软的性子呢!
  
  薛洋在晓星尘看不到的视角偷腥般一笑。
  
  晓星尘叹气,就让薛洋压着他,然后看了看在公寓里依旧打架的两把剑,还好他的公寓虽然小却没有放什么贵重或太多的东西:“额…那个阿洋,你能不能让它们两个别打了?”
  
  薛洋撑起身子,坐在晓星尘身上:“它们在磨合感情呢!不用理它们。”
  
  晓星尘看了看俩人的姿势,有些想歪,整理了一下思绪,趁着地上的冷意,晓星尘很快就镇定下来,起身将薛洋抱上沙发,薛洋歪头看着晓星尘。
  
  晓星尘让薛洋坐好,自个儿到薛洋正对面优雅一坐,皱眉看着薛洋:“虽然这辈子我并没有对哪个女子动过心,但是我很清楚,我并不是gay,也许只是对你是个例外。”
  
  晓星尘瞄了一眼有点吵闹的两把剑,继续道:“或许我的确上辈子是,而且现在你找到了我,我也不可能对着你找女人,所以,你说说吧,我们之前的一些事儿。”
  
  薛洋仰躺在沙发上,笑着晓星尘的傻气:“我们啊~说来可话长了呢,我们相濡以沫,耳鬓厮磨…”
  
  晓星尘打断薛洋:“好了好了,我明白了。”
  
  晓星尘一看就知道薛洋并没有好好回答问题,刚刚好他饿了,先吃点东西,去厨房时,晓星尘扭头看着薛洋:“我看见了一个画面,我绑着你好像要去一个地方。”
  
  留下这句话,晓星尘进了厨房。
  
  薛洋眼眸一沉,盯着厨房的位置,想着应该是霜华的灵气让晓星尘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儿,薛洋启唇道:“降灾,将霜华引得越远越好,最好一辈子也不要出现。”
  
  此时,两把剑安静了下来,降灾抖动了一下剑身,仿佛在抗议,薛洋视若无睹,降灾咻的一声离开了公寓,霜华停留片刻才去追降灾。
  
  薛洋感觉身体又虚实了,无声一笑,他宁愿这样一辈子待在晓星尘身边,也不要晓星尘记起以前的那些个糟心事儿,他怕,再听见晓星尘说的那些话,他怕他会和以前一样忍不住去和晓星尘抬杠,然后又逼死晓星尘,薛洋不再想这样了。
  
  晓星尘煮了一碗鸡蛋面,端出来后,看着安静的客厅,一时有些不习惯,晓星尘将面端在桌子上,摘了眼镜,才看见了薛洋坐在沙发上的白影,晓星尘疑惑:“怎么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薛洋摇摇头,晓星尘以为薛洋不知道,问道:“那么那两把剑呢?它们去哪里了?”
  
  薛洋继续摇头,安静的看着晓星尘,这个视线让晓星尘不太好受,晓星尘戴上眼镜,叹口气,他这一生的气,都叹在了这鬼的身上了。
  
  晓星尘正欲吃面时,想到了什么,摘了眼镜,看着薛洋:“你们鬼吃什么?”
  
  薛洋有些好笑,难不成晓星尘还想用血肉之躯喂养他不成?不过又不是凶尸,不需要吃生人,他的魂在这个世界貌似被排斥,所以就算是他想吸人精气也是不行的,更别说是夺舍了,所以薛洋还是对着晓星尘摇摇头。
  
  晓星尘抿唇不语,将眼镜放一边,继续吃面条,薛洋就盯着晓星尘吃完了整整一碗面,晓星尘收碗,看着薛洋:“是不是,以后,我们都得这样?我听不见你说话,只能不戴眼镜才能看见你?”
  
  薛洋想应该是的,所以点点头。
  
  晓星尘有些烦躁的皱眉,收拾了碗筷去清洗,好不容易他接受了这个诡异的事情,结果他的前世恋人在身边他却听不见恋人说话,也碰不到,这是想让他这一辈子都这样面对人生么?
  
  和鬼来个人鬼情未了也就算了,怎么摸不着,听不见,还时不时的看不见,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嘛!对了,想着薛洋接近剑时,就能在眼前像个活脱脱的人,还能听见薛洋说话,只要找到了两把剑,应该就可以了。
  
  晓星尘这样一想心底松了一口气,其实,晓星尘觉得,看着薛洋如此执着的样子,挺感动的,所以既然接受了,就得好好过日子。
  
  晓星尘来到薛洋身边坐着:“我不知道以前的事情,只能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虽然画面感不好,但是你既然这样追着过来了,我不会不认你。”
  
  薛洋歪头,晓星尘这是决定了养他的意思,薛洋噗呲一笑,果然,晓星尘还是那么纯真善良啊!说什么信什么。
  
  晓星尘以为薛洋感动得笑了,想揉揉薛洋的头却揉了个寂寞,这个感觉令晓星尘不悦,薛洋假装在晓星尘未收回的手底下假装蹭蹭。
  
  晓星尘抿唇,却无能为力,将手一直抬着,随薛洋在那里明明什么都摸不到的蹭蹭。
  
  到了晚间,晓星尘想到了薛洋坐在床沿上的样子,给薛洋加了一个枕头,算不算是与鬼同床?晓星尘被自己的想法给弄笑了。
  
  然而薛洋却不是如晓星尘般规规矩矩的只是睡觉而已,薛洋则是睡在晓星尘身上,虽然晓星尘感觉不到力度,但是薛洋就这样大大咧咧的睡法,还是吓到了晓星尘,不过想到了薛洋说的,他们两个前世是一对儿,所以也就没有多大抵触,反正薛洋这个鬼压床又不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薛洋以这个形态一直跟随着晓星尘,晓星尘也越来越喜欢薛洋,彻彻底底的相信了薛洋说的,很多时候,阿菁与宋岚帮晓星尘物色相亲对象,都被晓星尘一一推掉。
  
  宋岚甚至给晓星尘请了心理咨询师,阿菁跟宋岚说了晓星尘经常一个人自言自语的事情,令宋岚时刻注意着晓星尘,果然如阿菁说的那般,有时候会看见晓星尘一个人忽然笑起来,然后又伤感起来。
  
  宋岚觉得也许是晓星尘心理压力太重,可是久了才发现,晓星尘越来越严重,要不是宋岚看不见人,都要觉得晓星尘身边的确是有那么一个人存在。
  
  宋岚一次次带着晓星尘去看心理咨询师,渐渐的,晓星尘也不耐烦了:“子琛,我没有病,也没有人格分裂,你放心吧。”
  
  忽然晓星尘笑了,又道:“莫要胡闹。”
  
  晓星尘和薛洋相处几年下来,慢慢的解读了薛洋的唇语,薛洋眉头一挑:“胡闹什么,本来就是这样啊!他们看不见我,就误以为你生病了,我看他们才是病得最重的一个。”
  
  晓星尘微微摇摇头,抬手在薛洋头顶用心感受着,仿佛这样就能揉到薛洋的头发,俩人相处模式越发心灵感应些,薛洋也习惯的蹭蹭。
  
  宋岚在一边看着晓星尘怪异的动作,越发心凉,但也只是无可奈何,最后签了一份资料,将晓星尘转移到一个海边别墅区,不舍晓星尘进精神病院,雇着佣人在那里照顾晓星尘,晓星尘对此毫不介意,刚刚好可以毫不在意的跟着薛洋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
  
  宋岚与阿菁经常来看望晓星尘,明眼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晓星尘根本就不像疯掉的人,反而很是优雅圣契,但晓星尘时不时的动作和自言自语就会觉得,晓星尘又像疯了的一样。
  
  到了晓星尘年迈时,晓星尘叫佣人推他到海边,看了一眼身边依旧年轻的恋人和沉落的夕阳,晓星尘微微启唇道:“下辈子继续来唬我吧,咳咳咳,但是,要找到剑,我想,触碰你。”
  
  薛洋蹲在晓星尘身边,抬头看着晓星尘:“嗯!晓星尘,你放心好了,只要我薛洋魂魄不灭,我要纠缠你永生永世,所以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呀!”
  
  薛洋笑了起来,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晓星尘跟着薛洋笑了起来,晓星尘想,他不会忘记,有那么傻的一只鬼,一直等着恋人,其实,等的那个人,才是最苦的啊!
  
  
  (ˇωˇ」∠)_不知道怎么写了,就这样吧!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