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念君60

  这边,齐之侃与公孙钤摸着摸着到了最后一扇黑色大门,公孙钤和齐之侃相互点点头,伸出手,贴在门上,闭眼感受着。
  
  而里面的千胜与墨阳早就在他们来之前就感受到了主人的来临,剑身充满着剑光,微微震动着,预示着公孙钤他们。
  
  齐之侃和公孙钤同时睁开眼睛,公孙钤拿出一连串的钥匙比对着,蹇宾与陵光相似一眼,跟着过去,他们看见了公孙钤想打开门的举动,便知道了他们应该感受到了,蹇宾挺好奇的,想看看齐之侃说的千胜。
  
  公孙钤终于打开了门,一眼便看见了充满剑光的四把剑,公孙钤和齐之侃奔到剑的面前,蹇宾与陵光进门时将门关上,就在齐之侃要拿剑时,蹇宾不知道怎么的,大叫一声:“小齐,别碰剑。”
  
  齐之侃手一顿,离千胜只有一厘米距离,公孙钤也疑惑的看着蹇宾,陵光也感受到了危险,这种危险从心里面恐惧着出来:“公孙钤,你也别动,过来,你们的剑很危险。”
  
  公孙钤和齐之侃疑惑,他们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蹇宾有一种只要齐之侃拿了剑之后便会看不见他的危险感觉,蹇宾看着齐之侃,齐之侃并没有要离开剑的打算,蹇宾心急如焚,忽然眼睛一闭,往地上到去,身边的陵光被蹇宾的举动弄吓了一跳。
  
  齐之侃看见蹇宾倒地,心里没有其他,一个箭步过去,稳稳接住了蹇宾,然后闭眼的蹇宾在齐之侃接住他之后,立马紧紧搂住齐之侃,不让齐之侃有逃脱的迹象。
  
  公孙钤也顾不得拿剑,来到陵光身边,看着这样的蹇宾,眼角一抽,很明显是故意的,陵光也满头黑线,亏他还以为蹇宾怎么了,原来是套路齐之侃。
  
  齐之侃感受到了蹇宾不安的情绪:“王上,怎么了?”
  
  蹇宾紧紧搂着齐之侃:“小齐,能不能不要剑了,我们回去吧!我总有一种感觉,你拿了剑就会离开了。”
  
  齐之侃微笑着安慰蹇宾:“王上,小齐不会离开你的,永永远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拿千胜是为了能更好的保护王上。”
  
  蹇宾将头在齐之侃脖颈蹭了蹭:“一定要用剑么?这个时代,剑已经被淘汰了。”
  
  公孙钤听着蹇宾的话语,细细思索了一下,走到墨阳面前,看着墨阳,手指碰了墨阳一下,陵光惊呼一声,蹇宾与齐之侃看着陵光的视线看向公孙钤,公孙钤转身看着陵光,齐之侃和蹇宾疑惑的看着陵光,并没有什么啊!为什么陵光一副见鬼了的样子。
  
  公孙钤也疑惑,陵光颤抖的指了指公孙钤,结巴道:“你你你,你在碰一下下那个剑,煎饼,好好看着。”
  
  公孙钤抿唇,手指又动了一下下墨阳,公孙钤并没有发现什么,扭头看着三人一模一样的惊讶表情,公孙钤咳咳一声:“怎么了?”
  
  齐之侃眨了眨眼道:“刚刚,是副相,你,摸了剑一下下之后,身形也闪过一下下你在天璇做副相的样子。”
  
  公孙钤皱眉,随即直接将剑拿了下来,并没有裘振说的那样取不下来,然后,公孙钤忽然发现貌似他变了Σ(ŎдŎ|||)ノノ公孙钤摸了摸他那肩膀上的孔雀羽,诶?公孙钤又摸了一下他身后的长发,这这这,不是他以前的模样么?
  
  陵光看着公孙钤一身古装的模样,倒吸一口气,真真是应了谦谦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这回,陵光不在站中立了,而是真的相信了公孙钤的确是重生而来的。
  
  齐之侃也想拿千胜,奈何蹇宾紧搂着不放,齐之侃也没有办法:“王上,看见了吧!公孙都拿了,也没有出现什么事情。”
  
  蹇宾皱眉,就是不放,齐之侃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由蹇宾抱着,陵光小心翼翼地走到公孙钤面前,将公孙钤全身上下看了个遍:“没想到啊!公孙钤还真是古代美男子啊!啧啧啧,看看这身段。”
  
  陵光说了不过瘾,在公孙钤屁股上拍了一下,微笑道:“很是诱惑啊!”
  
  公孙钤被陵光拍了一下,耳根子红得很,差点脱口而出礼不可废,然后想到了什么!看着面前陵光的笑脸:“保证不会亏了王上,王上放心吧!”
  
  陵光一愣,没想到公孙钤居然会这样回答他,尴尬的笑了笑,对着依旧搂着齐之侃的蹇宾道:“煎饼,让嫂子拿了他的剑就走了吧,不知道启昆那个东西什么时候会回来。”
  
  蹇宾抿唇,看着齐之侃,然后放了齐之侃,不过还是拉着齐之侃的手,跟着齐之侃一起上前取剑,蹇宾恨恨的看着千胜,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摔一摔千胜。
  
  
  
  

评论(11)

热度(51)

  1.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
  2.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