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晓薛】道长,你养我好不好

  晓薛
  
  道长,你养我好不好
  
  ooc注意
  
  两篇完【上】
  
  薛洋单独重生梗,且看洋洋如何撩刚刚下山的道长
  
  薛洋睁开眼时浑浑噩噩的,想到了晓星尘被拿走的碎魂,薛洋呲的一声:“我就算是做鬼也会抢回来的!”
  
  嗯?薛洋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过于稚气,好像哪里不对,薛洋清醒过来,猛的坐起身,警惕的向四周看了看,这是他在金家做客卿时的住处,薛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金星雪狼袍。
  
  薛洋眯了眯眼,下床来到铜镜看着自己的样貌皱眉,这明显是十五岁时的他,也就是第一次遇见晓星尘的那个时候,想到晓星尘,薛洋提起降灾就出门。
  
  正欲离开金家大门时,身后一道温柔的声音传来:“成美,你急急忙忙的这是要去哪里?”
  
  薛洋转身眼眸凶恶的瞪着金光瑶,金光瑶微微眯了眯眼,微笑道:“怎么了?一副穷凶恶极的样子。”
  
  薛洋脸色立马转换,貌似刚刚那个穷凶恶极的人不是他一样,薛洋调皮嬉笑道:“这不,饿了,突然想吃有家的甜酒汤圆了。”
  
  金光瑶温柔一笑,薛洋转身时眼眸恢复了冷峻,大步离开了金家。
  
  金光瑶脸色一冷,薛洋以前一听见成美二字必定会与自己先胡闹一场,而且刚刚看见了薛洋眼里那种比他先前的眼神不同,就像是地狱刚刚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金光瑶皱眉,莫不是薛洋修复阴虎符时不小心被哪个恶鬼夺舍了不成?也不对,薛洋还记得吃甜酒,那就说明没有,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说不定夺薛洋舍的人也喜甜。
  
  嗯?金光瑶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打脸是怎么回事?
  
  金光瑶有点放心不下,紧跟薛洋身后。
  
  看见薛洋时就打消了他被夺舍的事情,金光瑶脸色一黑,薛洋又掀人摊子了,金光瑶无奈摇摇头,徒步走过去,薛洋看见来人也不见怪,毕竟上一世也是这样的。
  
  薛洋按照着上辈子的剧本走,等着佛尘抽到他手时,薛洋才面露喜色,看也不看抽他手的宋岚,直直往宋岚身后看去,果然看见了一脸微笑的晓星尘。
  
  不过此时的晓星尘有点嫩啊!薛洋直接忽略掉了他现在更小的年龄。
  
  金光瑶看见俩人,欲礼貌的向俩人客套一下,却不想看见薛洋直接过去,熟悉薛洋脾性的金光瑶以为薛洋欲与宋岚起争执,正准备拉住薛洋。
  
  手一空,金光瑶拉了个寂寞,薛洋笑眯眯的绕过宋岚直接走近晓星尘:“道长~好久不见~”
  
  金光瑶不动声色的听着,薛洋好像没有见过晓星尘吧!宋岚皱起了眉头,不解,星尘没有见过这人吧!
  
  晓星尘也有些疑惑,看着面前笑得可爱的孩子,晓星尘有些喜爱,毕竟没有人能抵抗可爱的孩子,晓星尘温柔的微笑:“还真是,可爱啊!”
  
  薛洋得寸进尺,听见晓星尘如此一说,拉着晓星尘的手摇晃道:“那么道长养我呗。”
  
  晓星尘有些尴尬,看着薛洋不知所措,宋岚抿唇不语,如果没有想错,看薛洋的穿着,还有金光瑶在旁,肯定是兰陵金家的人了。
  
  金光瑶解晓星尘的围,上前拉开薛洋,薛洋恶瞪金光瑶一眼,金光瑶微笑道:“不好意思,成美有些顽劣。”
  
  晓星尘温柔道:“无妨。”
  
  薛洋才想起来这个令他自己厌烦的名字:“小矮子,不要叫我成美。”
  
  金光瑶保持微笑,宋岚对薛洋心生不起来好感,和晓星尘离开此地,晓星尘走时,扭头看了一眼薛洋,薛洋依旧对着晓星尘稚气一笑。
  
  晓星尘莫名感觉也想笑,宋岚看见晓星尘不走,道了一句:“星尘。”
  
  晓星尘这才扭头对着宋岚点头:“嗯。”
  
  薛洋看着晓星尘走不见了才恢复脸色,金光瑶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像是被人夺舍了,像晓星尘这样的修士,你还是不要不去招惹为好。”
  
  薛洋啧的一声:“好玩罢了。”
  
  金光瑶不以为然,就刚才看着薛洋微笑的表情,那可是连自己这个好友都看不透的微笑,到底是真心的还是虚假的,也只有薛洋他自己知道了。
  
  薛洋回到金府,花了几天时间重新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假虎符,将真的揣怀里,毕竟以金光瑶后面成为仙督时翻脸的程度来说,真虎符还是自己保管为好,等着金光瑶日后翻脸还可以威胁一下。
  
  ——————
  
  准备完一切,薛洋将假虎符扔给金光瑶,金光瑶脸色不太好看:“成美,你想去哪儿?”
  
  薛洋拍拍降灾:“浪迹天涯去,放心吧小矮子,我不会再穿着你们金家的雪狼袍去浪了。”
  
  金光瑶感觉现在简直不能看穿薛洋。
  
  薛洋拍拍屁股走人,他现在嘛!得去找晓星尘了。
  
  金光瑶叫住薛洋,从怀里拿出一袋钱扔给薛洋:“你身上分文都没有,到了外面,记得付钱,别再掀摊子了。”
  
  主要是薛洋掀摊,这笔账目薛洋肯定是记在金家头上,这一点,金光瑶还是知道的。
  
  薛洋接过钱袋,表情有些不自然,不过也就一瞬间的事情,薛洋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金光瑶,摆手,从容离开金家。
  
  金光瑶正在想着薛洋得钱时的表情,果不其然,金光瑶回到主室,屁股还没有坐热,下人便来报,薛洋变卖了金家家主金光善的一珍藏物品,金光善正在大怒呢。
  
  金光瑶有种肉包子打狗的感觉,金光瑶无奈扶额,他总算是知道了薛洋后面的表情为何了:“这养不熟的小崽子。”
  
  ——————
  
  薛洋令人打听了晓星尘的动向,根本就不难,现在晓星尘可是仙门白家都想招募和监视之人,所以很好打听。
  
  招募晓星尘是因为他是仙人抱山之徒,灵力深厚,监视也是因为他是抱山之徒,抱山的大徒弟当年也是风光无限,最后却也成为了大魔头,二徒则生了个大魔头。
  
  薛洋日夜兼程,赶了好几天的路,好不容易来到晓星尘住的客栈,却听见人说,他们回白雪观了,薛洋一张脸黑得可以。
  
  薛洋又调头,赶去白雪观,白雪观的弟子正在练武,晓星尘则和宋岚对棋,薛洋笔直冲进白雪观,宋岚看见人皱眉,晓星尘则有些讶异。
  
  薛洋走近晓星尘就颓废了,趴在晓星尘身上,晓星尘有些不知所措,求救似的看着宋岚,宋岚想抽薛洋一佛尘,但还是未下手:“冥顽不灵。”
  
  薛洋暧昧的蹭了蹭晓星尘的颈窝:“道长~我好累,你住哪里?我现在只想睡觉。”
  
  晓星尘探了探薛洋的气息,果然有些虚,看了宋岚一眼,宋岚表情明显是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晓星尘无奈,只能拖着薛洋去他休息的地方。
  
  晓星尘将薛洋弄睡之后,盯着薛洋,想到了薛洋第一次见他时的好久不见,晓星尘双手撑床上托腮,这是他下山第一次遇见如此一上来就粘着他的人。
  
  不过不叫人讨厌罢了,看着薛洋稚气未脱的脸庞,和嘴角露出一小角的牙尖,着实可爱至极,晓星尘不知不觉的就笑了。
  
  要不是薛洋有人气,晓星尘都要误会薛洋变成僵尸了。
  
  “道长。”
  
  晓星尘下意识答应:“嗯?”
  
  才发现这只是薛洋的梦话而已,晓星尘有些发笑,的确有些喜爱这个孩子,晓星尘探了探薛洋的额头:“做梦也能梦到我,难不成是师傅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发现自己在说什么的晓星尘,面上一热,不自然的轻咳几声,给薛洋摄好被子,轻步离开了。
  
  宋岚一直盯着白雪观弟子练武,看见晓星尘出来了,便问到:“星尘,你当真要收留那个孩子?”
  
  晓星尘一愣,看着宋岚不语,宋岚叹气道:“那孩子是金家人,而且,我发现他身上的灵力有些不稳,想来是修习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星尘还是莫要管他为好。”
  
  晓星尘垂眸:“可是,不是我主动招惹他的啊。”
  
  宋岚听见晓星尘如此一说,便知道晓星尘在想什么,宋岚无奈摇摇头:“你还是这般心软。”
  
  晓星尘瞄了一眼宋岚,知道宋岚已经不管这事,晓星尘微笑道:“子琛,放心吧,怎么看,他都还是个孩子,不会是僵尸的。”
  
  宋岚疑惑:“什么僵尸?”
  
  晓星尘掩面而笑:“他有牙齿,还是出来的那种,看着就像是僵尸,哈哈哈,看着好逗…咳咳咳,可爱。”
  
  宋岚面无表情,不知道有个虎牙怎么就那么好笑了,宋岚表示,他是不是和晓星尘有代沟了,真的有那么好笑么?
  
  其实不怪薛洋,薛洋唇薄,还经常咬下唇,虎牙就经常露出一小角,不注意看就不会看见的。
  
  薛洋以小强的体质休息了几个小时便醒了,看着白色的帐幔,伸了伸懒腰,起身,抱着降灾游玩白雪观,当初只有灭白雪观时才看见过一眼,如今故地重游,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薛洋看见晓星尘与宋岚对弈,疑惑,这都下了一天的棋,也不知道无聊?
  
  薛洋来到二人跟前,坐在晓星尘身旁,看了一眼棋局,很好,他不懂,也就索性不看。
  
  薛洋表示还是很喜欢他自己现在的身体的,至少小孩也有小孩的用处。
  
  薛洋钻进晓星尘怀里,晓星尘一愣,宋岚满头黑线:“成何体统。”
  
  薛洋对着宋岚呲的一声,晓星尘无奈,先不说薛洋虽然看着很是稚气,但是,晓星尘也才大薛洋俩岁而已,薛洋钻进晓星尘怀里,晓星尘都有些看不见棋局,思路也不清晰了。
  
  薛洋对着晓星尘道:“道长,你养我好不好。”
  
  晓星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答好,这里并不是他做主的,说不好,晓星尘看着薛洋,他好像挺喜欢这孩子的,说不定带在身边会有很多乐趣。
  
  薛洋挑了挑眉:“道长,我们云游四海,你夜猎,我在旁边给你打下手,咱两自由自在的在天地间遨游行不行?”
  
  晓星尘耳根子软,听着薛洋的话,有些向往了,宋岚皱眉看着薛洋,感觉薛洋恐怕不怀好意,但是如果好友也如此,他也只能在背后暗暗监视薛洋了。
  
  薛洋与晓星尘在白雪观待了几日,宋岚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况且,薛洋又是个惹事儿的主,晓星尘又护着,着实不自在,所以明里暗里,宋岚对晓星尘说,希望薛洋能早日出观。
  
  晓星尘只得将薛洋带出白雪观,薛洋心里乐开了花,他巴不得呢,面上却略略委屈:“道长,阿洋是不是很讨厌啊?”
  
  晓星尘微笑道:“怎么会,阿洋很可爱啊!”
  
  薛洋继续道:“那么道长喜欢么?”
  
  晓星尘停顿脚步,看着薛洋:“喜欢。”
  
  薛洋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声,这是不是就叫撩人不成反被撩?
  
  晓星尘看着发愣的薛洋,无声一笑,揉了揉薛洋的头:“好了,现在你将我拐出来了,那么我们去哪里?”
  
  薛洋立马脱口而出:“义庄。”
  
  晓星尘眨了眨眼,似乎正在确定薛洋是不是说了义庄,是他想的那个义庄吧?是堆着许多棺材的那个义庄吧?
  
  薛洋不自在的轻咳几声:“那个,咱两又不是去谈情说爱的,是去夜猎的,义庄棺材多,鬼怪肯定也特别多。”
  
  谈情说爱是个什么鬼?晓星尘无奈摇摇头,不过也觉得薛洋说得有理,便也点头,果然是他想的那个义庄。
  
  薛洋理了下心虚的情绪,没有办法,他薛洋上辈子直到这辈子,都对那个小小的义庄有执念。
  
  到了义城,晓星尘感觉这里风水不行,虽然不了解为何还会有人继续住这里,不过他在这里夜猎到也是极好的。
  
  薛洋看着义城,眼里闪过一抹亮光,缠上晓星尘的手:“道长,我喜欢吃甜的,你以后每天给我一颗糖好不好啊?”
  
  晓星尘疑惑:“为何要我每天一颗?你大可以买很多颗啊。”
  
  薛洋噘嘴:“道长,糖吃多了会得蛀牙的,你看看,我牙齿那么好,你舍得我牙里面生虫子嘛!”
  
  晓星尘无奈又觉得好笑:“嗯。”
  
  薛洋这才放过晓星尘,眼神乱瞟,忽然看见一个熟悉小身影,可不就是阿菁那个小丫头嘛!薛洋二话不说,拉着晓星尘就溜。
  
  晓星尘不明所以,跟着薛洋跑:“怎么了阿洋?”
  
  薛洋停住脚步,略略思索,拍手道:“对啊!我跑个什么劲儿?小爷难不成还怕个丫头不成?”
  
  晓星尘咳几声:“阿洋,莫要胡言乱语。”
  
  薛洋整理好情绪,嘿嘿一笑,继续拉着晓星尘徒步义城,来到熟悉的义庄,薛洋心情莫名沉重,拉紧了晓星尘的手腕。
  
  义庄门被打开,出来一个老头,薛洋鼻孔朝天,这义庄什么时候住着人了?
  
  薛洋只是不知道,那时他是被金光瑶做仙督时清理的,时间线不一样。
  
  薛洋恶声恶气:“喂,老头,这里是我的。”
  
  晓星尘拉住薛洋,看了一眼义庄,对着老人家抱歉道:“阿洋不懂事,老人家莫怪。”
  
  老头阴阳怪气的看了一眼薛洋,突然发笑道:“这孩子练就一身鬼气,有不懂的事儿,老朽活了大半辈子,看得出来,这人是地狱刚刚爬出来的恶鬼。”
  
  晓星尘感觉老人说话有点重,薛洋眯着眼睛微笑:“是的呢!所以,义庄让给我吧!”
  
  老人哼的一声,关门,将俩人关在门外,薛洋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正欲踢门进去,晓星尘手脚眼快的拉住薛洋:“阿洋,不可。”
  
  薛洋仗着他稚气未脱的脸庞对着晓星尘撒娇:“道长~我就喜欢这里嘛!”
  
  晓星尘无奈,拉着薛洋离开:“阿洋,那是老人家的房子,我们可以住客栈,还是别去打扰老人家了,听话。”
  
  薛洋听见晓星尘说的听话俩字就不闹了,扭头看着越来越远的义庄,薛洋眼眸一冷,反正那个老头也活不了多久,暂且让他住着。
  
  二人来到义城一家客栈入住,薛洋二话不说的打了头阵,跟老板只要了一间房,晓星尘轻微歪头问薛洋:“为何不要俩间?”
  
  薛洋眼珠子转了两下,笑眯眯道:“增进咱兄弟俩人的感情。”
  
  下一秒薛洋就哭丧着脸:“难不成道长还是不喜欢阿洋么?都不肯和阿洋住一间。”
  
  晓星尘冤枉,揉揉薛洋的头:“阿洋莫要多想,我是怕一张床不够睡。”
  
  薛洋猛摇着头:“不会的,够睡,够睡。”
  
  睡在你身上不就够睡了嘛!薛洋心里如此想着。
  
  晓星尘摇摇头微笑,着实怎么也拒绝不了薛洋。
  
  薛洋一进房间,将降灾扔桌子上,立马钻进了被窝,眼神炽热的看着晓星尘:“道长,来,睡觉了。”
  
  晓星尘温柔的将霜华与降灾平放,脱了外衣,平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正感叹着床的舒适,感觉身上一重,晓星尘睁开眼睛,就看见薛洋孩子气的坐在自己身上,在晓星尘看来就是孩子气。
  
  薛洋跪坐在晓星尘腰身,眼神有些飘忽,薛洋微微弯腰,双手撑在晓星尘两边,抬起右手轻轻触碰晓星尘的脸,语气恍惚:“有温度,活的。”
  
  晓星尘噗呲一笑,将薛洋拉回神,薛洋盯着晓星尘明亮如星辰般的双眼,薛洋移手抚摸着晓星尘的眼睛,语气半真半假道:“这次,就算是我将它们吃了,也不会让你给任何人,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晓星尘抬手在薛洋脑袋上轻敲:“说什么胡话呢!不是累了吗?快下来睡觉。”
  
  薛洋直接趴在晓星尘身上,蹭着晓星尘的胸口,仔仔细细听着晓星尘的心跳,轻声细语着:“不要,我就要这样睡,这样能听见你的心跳声,可以证明我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抱着冷冰冰的尸体。”
  
  晓星尘这半月和薛洋相处下来,已经差不多知道一些薛洋的一些秘密了,比如经常听见薛洋说梦话,一会儿似疯癫的笑,一会儿又很温柔的说话,最多的便是听见了无数次自己的名字,总结出来就是,薛洋曾经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而这个人刚刚好和他晓星尘一模一样的名字。
  
  晓星尘感受着薛洋平稳的气息,知道薛洋睡着了,晓星尘抬手在薛洋的后背轻拍:“那个晓星尘,你很看重他吧!所以才每天都粘着我,即使我不是他。”
  
  俩人在义城不管是夜猎,还是晓星尘时不时的多管闲事,都一直腻歪,熬到了义庄那老头归天时,薛洋高高兴兴的拉着晓星尘便入住了。
  
  到了义庄,薛洋恢复了他以前在义庄懒懒散散的样子,经常催促在晓星尘去买菜,还有每天一颗的糖,可是薛洋还是不知足,总觉得少了什么。
  
  薛洋想到了,晓星尘是个盲人。
  
  晓星尘最近不时的看着薛洋,薛洋总是会虚心的扭过头,晓星尘皱眉:“阿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薛洋盯着晓星尘明亮的眼眸:“道长,如果你瞎了,你会怎样?”
  
  晓星尘微笑:“怎么会呢?阿洋莫要胡说了。”
  
  薛洋眼睛转了一下,对着晓星尘嬉笑着:“那么道长,如果阿洋有一天瞎了,道长会不会将眼睛给阿洋呢?”
  
  晓星尘立马就否定了:“不会。”
  
  薛洋眼眸闪过一丝凶光,到不是对晓星尘,而是宋岚,却不想晓星尘又道:“因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极你一分一毫。”
  
  薛洋心漏掉一拍,欺身上前,额头抵上晓星尘额头:“道长,这可是你说的。”
  
  晓星尘点头。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