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念君52

  执明眼神忽然露出了哀伤,除了那次他不想知道慕容黎想要的东西外,他一直用一张冷漠无情的面目示人,从来不会露出与傻明在慕容离离开之后的哀伤。
  
  可是,今天他示弱了,在他最恨的人面前露出来了弱态,慕容黎看见执明的样子,有些不忍,想张口安慰着执明,却不知道怎么说。
  
  执明则是自嘲:“原来是这样的吗?呵呵。”
  
  而楼下的慕容离则冷眼看着子煜,他很感激子煜在他离开执明时对执明的保护,不过,他可容不下趁虚而入的人。
  
  慕容离走到大厅中央,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不理会子煜,子煜做为执明的好友,大长腿一跨,坐在慕容离面前的沙发上,怒瞪着慕容离:“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当初看你长得文文静静的,没想到居然会干这种事情。”
  
  慕容离抬眸,冷声道:“我干了什么?”
  
  子煜手指着黑色大门:“那个不是你偷偷开的吗?你知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很贵重。”
  
  慕容离呼吸一窒,眼里满是怒气:“你进去过?”
  
  子煜得意的点点头:“当然,我可是执明的挚友。”
  
  慕容离一下子站起身,紧握着拳头,然后怒急攻心的一脚高高抬起,踩坏了面前的玄色水晶茶几,吓得子煜呆呆地坐在原地,他没有想到慕容离小小的个子,居然力气那么大,这可是水晶玻璃啊!
  
  楼上的慕容黎微微皱眉看着慕容离,而执明却担心子煜,不过,没有慕容黎在身上,慕容离的武力还是这样好的么?
  
  慕容离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吓呆了的子煜:“离开执明,他是我的。”
  
  子煜惊恐万分的眼睛目不斜视的看着慕容离:“你太危险了,绝不能放在执明身边。”
  
  呵!慕容离眼睛里满是讽刺:“危险?这些日子以来,我可是伤过执明一毫?如果不是你,怎么会有…”
  
  慕容离止住继续说下去,调理了一下心绪:“滚。”
  
  子煜虽然被慕容离吓到了,不过听见慕容离叫他滚,一股气冲上心头,指着慕容离怒骂道:“你TM有什么资格叫我滚?”
  
  楼上的执明也是气急了,要不是慕容黎拉着他,他动不了,真想下去…下去做什么?执明反应过来,打慕容离替子煜出气吗?他虽然不是傻明,可一定下不去手,执明紧抿嘴唇。
  
  此时,进去有一段时间的执明出来了,锁了大门后,转身便看见了气冲冲的慕容离和子煜,执明疑惑了一下,走到大厅前,看见地上分尸成两半的茶几:“怎么回事?”
  
  子煜看着执明,指着慕容离:“他是一个危险份子,看见没,这个玻璃是他打碎的,他那么…执明?”
  
  子煜愣神的看着听见慕容离打碎玻璃而上前一把握住的现象,执明紧张的握着慕容离手:“阿离,没事吧?你伤哪儿了?”
  
  慕容离不耐烦的抽回手:“不是用手打的,用脚踢的…啊!你干什么?”
  
  执明一把将慕容离仙女抱起来,紧张的盯着慕容离纤细的腿:“你傻啊?那个可是水晶玻璃。”然后对着子煜说道:“子煜,你快来看看,阿离的脚有没有事?”
  
  子煜呆呆道:“他叫我滚!”
  
  嗯?执明不明白,看着慕容离,慕容离推了一把执明,从执明怀里跳下来,愤怒的看着执明:“你到底,把我放在哪个位置?后门有什么我不能去看的,反而他能进去?”
  
  执明愣神,随后想到什么,解释道:“我以为你去休息了,所以没有带着你去,阿离,快让子煜看看你的脚。”
  
  慕容离转身上楼:“看着,我的脚没事,我不想看见他,他会让我们离心的。”
  
  执明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子煜走到执明身边:“他很危险,执明,别再这样下去了,你应该让他尽快离开。”
  
  执明瞥了一眼茶几,然后随性的坐在沙发上:“我刚刚去跟小王八说了,我要去赌一把,不管结果怎样,我都不会后悔,小王八这次没有显示,说明了它也支持我的。”
  
  子煜疯狂道:“你疯了?如果输了怎么办?天权你不要了?如果输了,你以后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何必为了一个梦中人而这样执着呢?”

         新年快乐🎉🎉🎉🎉
  
  
  

评论(11)

热度(50)

  1. 七只影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