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念君13

  蹇宾看着孟章,孟章对着蹇宾点头,至于为什么不是执明和陵光,蹇宾相信执明和陵光根本没有注意重点。
  
  蹇宾四人回到车内,蹇宾轻声说道:“那个老者的话,你们听懂了么?”
  
  陵光想了一下:“应该是说那四人和我们真的有关系,不过我不记得我们从小认识谁呀!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是不是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时候遇见的哪些玩伴?”
  
  蹇宾皱着眉头:“不是这个,我记得他说,我应该相信他的,应该相信谁啊?”
  
  孟章低头冥想:“你们说,会不会是与我们前世有关,我,啊!”
  
  蹇宾听见孟章叫了一声,急忙停车看着孟章,执明和陵光也一脸懵逼的看着孟章,孟章看着三人,怯怯道:“或许真是,你们是不是忘了一点,我们的梦,我们在里面穿着古装。”
  
  执明突然想到:“是啊!那个红衣男子一直是让我看背影的,他的头发很长,已经到屁股下面了,还是红色长群,背影挺漂亮的,就是看不见正面。”
  
  陵光也点点头,虽然不太想起自己死的画面:“嗯,既然是万箭穿心,那么应该是古代了,不然现代哪来的箭杀我,最多就是死在枪林弹雨中,可偏偏死在了箭上。”
  
  蹇宾附和着:“是了,那么,那个齐之侃与我的关系,要么君臣,要么兄弟,或者,嗯,情侣?也许,毕竟那句话有点,咦?不对,这个距离刚刚好,还有本王,嘶~那么应该是君臣关系了。”
  
  执明看着傻子似地蹇宾:“煎饼,你要记住你是一个总裁,不是什么天下的王,如果你是王,那么我们是什么?王爷?还是,叛军?或者丞相?大将军之类的?”
  
  孟章看着执明:“应该都是王,好了,先不说这个,我们先回酒店再说,反正也弄清了一些。”
  
  蹇宾点头,继续开车。
  
  而B大学校这里,慕容离刚刚好下了课,慕容来到一棵柳树旁边,看着毫无波澜的水面,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冷风,慕容离皱眉转身,什么也没有。
  
  齐之侃三人见慕容离发呆,便上前,公孙钤问道:“慕容,怎么了吗?我从未见过你发呆。”
  
  慕容离咪眼:“我们是不是太在乎王了,以至于没有发现一些事情,我感觉,有人监视着我们。”
  
  仲堃仪看着慕容离细细思索道:“会不会是你太累了,要不要请假休息两天,我出来没有感觉有人监视我们,如果真有人,那么,除了以前的人,就没有了。”
  
  齐之侃看着仲堃仪:“以前还有什么人么?难不成是遖宿王?”
  
  仲堃仪摇头:“齐将军和公孙兄不知,你二人死后,后面的能人是一个接着一个,虽然都败给了慕容,不过,如果现在遇上他们,恐怕有点麻烦,毕竟我们现在是为了陪着王,什么也不争,而他们如果和我们一样,那么,他们必定是为了报仇。”
  
  公孙钤看着慕容离和仲堃仪,皱眉道:“莫不是你二人又在以前得罪了很多人?”
  
  慕容离讽笑一声:“不是我们得罪他们,是他们自己主动落入我和仲堃仪的双方算计,明明是我和仲堃仪的事情,他们偏偏喜欢插一脚,然后给仲堃仪利用,但是我得反击啊!不过遭殃的是插进来的人罢了。”
  
  齐之侃和公孙钤相互看了一眼,很庆幸他们死得早,虽然也是被慕容离算计的,不过比插进慕容离与仲堃仪的双方算计,显然,比他们好,一个是可以和王一起死,一个是死了之后不用眼睁睁地看着王死,多好,不是么。

评论(2)

热度(64)

  1. 以齐制宾笙箫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