笙箫兔

喜欢刺客魔道第五

念君12

  蹇宾他们的车不知不觉地开到了群山环绕的地方,仿佛与世隔绝的样子,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连个小村庄都没有,非常地幽静。
  
  蹇宾的车行驶到了一座山脚,便没有了去路,孟章打开车门,环视了一下山的周围:“你确定是这里?怎么阴森森的,看起来这里没有人居住啊!”
  
  蹇宾拿着手机看了一下地图:“他给我的地址就是这里,没有错。”蹇宾张望了一下,忽然发现有一条石子路一直慢慢往山上漫延:“应该是走这里,对了,以防万一,带上东西。”
  
  执明走到半山腰时就走不动了:“走不动了,先休息一下,那个人是有病吧,住在这种地方。”
  
  陵光一屁股坐在地上,附和执明道:“是啊!那个人有病吧,或者,他是想虚耗我们的体力,然后把我们一网打尽。”
  
  孟章虽然表面上不累,可是从他流的汗就知道了,蹇宾抬头看了一眼山上,忽然,离他们百米处有一座道观,蹇宾指着道观方向:“我们也许到了。”
  
  执明孟章和陵光同时看着蹇宾指的方向,看着小小的道观,执明嗤笑一声:“我们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就是为了看这小小的道观,呵呵,希望他能算得准,不然,就这个破地方,杀了他也不会有人发现。”
  
  蹇宾看着陵光和执明:“得了,起来吧,反正要到了,先进去看看再说。”
  
  陵光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累都累死了,也只有煎饼和章儿最轻松。”
  
  四人又一鼓作气地慢慢向道观走去,来到门前,正要开门,突然,门被一个身穿灰色道袍的小男孩打开了,陵光和执明吓得差点拔出了枪,结果看到是个男孩时,执明和陵光满头黑线。
  
  小男孩看着蹇宾四人,微微鞠躬:“客人请跟我来,我师傅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
  
  孟章看着小男孩,皱眉道:“你师傅知道我们要来?”
  
  小男孩对着孟章微笑着:“是的,我师傅知道你们会来,所以让我来请你们进观。”
  
  小男孩说完,就领着孟章四人进了道观,孟章环视了道观周围,庭院里种满了腊梅,可惜现在夏天,不见一朵花,小男孩带着四人来到一座房门前:“师傅,您说的四位客人来了。”
  
  从里面传出了一个老者的声音:“把他们请进来。”
  
  小男孩打开门,低头请执明四人进屋,执明四人进屋,除了香火的味道还是香火的味道,执明皱眉,表示他不喜欢这个味道。
  
  蹇宾看着面前的枯柴面皇的老者,莫名其妙的不喜欢,非常不喜欢,老者看着四人:“我已经知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其实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找到了答案。”
  
  孟章看着老者:“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梦,真的与那四人有关系,对吧!”
  
  老者呵呵笑起来:“是与不是,你们不是已经清楚了吗?特别是执明王和蹇宾王,你们两个的答案应该比我还清楚,一个是梦中名字相似,一个是梦中人,不过一切都是孽缘罢了。”
  
  执明皱着眉头:“既然你和煎饼是笔友,知道我们是正常的,不过,什么执明王,我是天权总裁执明,应该叫我天权王。”
  
  蹇宾看了一眼执明,轻摇头,再看着老者:“那么,那四人对我们是辛还是不辛?”
  
  老者看着蹇宾,满目疮痍:“你应该相信他的,应该相信他的,老臣现在回想起来,都是老臣的错啊!王啊,是我对不起你啊!”
  
  陵光轻拉蹇宾的手:“他是不是疯子?”
  
  孟章盯着老者:“你是什么意思?你以前对蹇宾做了什么?为什么是你的错?为什么你要叫蹇宾为王?”
  
  老者听见孟章的话后,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摆手道:“你们走吧!我已经说了这么多,希望你们能懂,你们走吧!”
  
  蹇宾还想再问,可看见老者跪拜不知道是什么神像,不会搭理自己的样子,便和执明孟章陵光他们出了道观。
  
  执明他们走后,老者抹了抹泪,叹了口气,忽然身后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原来你也没有忘记前世,他跟你说的,你一句也没有说,反而相认起你的王来了。”
  
  老者扭头看着面前倾城倾国的红衣长袍男子:“慕容离,你居然来了?也罢,要杀便杀吧!虽然我没有把他的话跟王说,不过他们应该会记得的。”
  
  慕容离冷冷道:“还有什么遗言么?天玑国师”
  
  老者看着神像,微笑着:“请替我跟齐将军说声抱歉吧!”
  
  慕容呵呵一声,手轻轻一挥,老者便倒下了。

评论(2)

热度(67)